欢乐升级怎么玩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薛仁貴

    薛仁貴(614—683.3.24),名禮,以字行,絳州龍門(今山西河津東南)人,唐朝名將 。

    薛氏在南北朝時期世為大族,薛仁貴的六世祖就是南北朝時期宋朝大將薛安都。薛安都在與北魏的作戰中屢建戰功,進爵南鄉縣侯。宋景和元年(465年),任平北將軍、徐州刺史,加都督。同年,宋明帝劉彧弒殺前廢帝劉子業自立,薛安都舉兵響應晉安王,結果事敗,只好降于北魏,任鎮南大將軍,于北魏皇興(467—471年)年間去世。

    經過南北朝和隋末戰亂,薛氏家族已日漸衰敗。薛仁貴出生時,正是隋煬帝楊廣統治最為殘暴的時期,家境貧寒。長大以后,天下雖然太平,但也只能靠種田為持生計。薛仁貴不滿足于現狀,打算遷移祖墳,改一下風水,希望此舉能使家業興旺。妻子柳氏知道后,便鼓勵他說:“夫有高世之材,要須遇時乃發。今天子自征遼東,求猛將,此難得之時,君盍圖功名以自顯?富貴還鄉,葬未晚。”(《新唐書·薛仁貴列傳》)薛仁貴認為妻子所言非虛,便去從征入伍。

    貞觀十八年(644年),唐太宗李世民為親征高麗,在長安、洛陽等地召募招募軍士,薛仁貴遂到將軍張士貴處應征入伍。貞觀十九年(645年)二月十二日,唐太宗由洛陽出發,親征高麗。當唐軍行至安地時(今遼寧蓋縣東北),郎將劉君邛被高麗軍包圍,形勢危急。薛仁貴聞訊后,前去救援,他“躍馬徑前,手斬賊將,懸其頭于馬鞍,賊皆懾伏”(《舊唐書·薛仁貴列傳》)。從此,薛仁貴威名大振,勇貫三軍。

    唐軍進展順利,于六月二十日抵達安市城(今遼寧海城東南營城子)北,隨即發兵攻城。次日,蓋蘇文遣高麗北部耨薩(相當于唐的都督)高延壽、高惠真率15萬高麗、靺鞨兵前來救援。唐太宗設計將高麗援軍誘至安市城東南8里處,依山為陣,長達40里。命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績率1.5萬名步騎兵在西嶺布陣,長孫無忌率精兵1.1萬做為奇兵從山北穿越峽谷沖擊高麗軍陣后,唐太宗親率4000步騎兵偃旗息鼓登上北山,并敕令諸軍以鼓角為號,一齊出擊。二十二日,高延壽發現李績在對面布陣,便集合部隊,準備迎戰。唐太宗登上北山后,看見狹谷中塵土飛楊,知是長孫無忌率部已進入指定地點,當即命令鼓角齊鳴。于是,唐軍諸路兵馬鼓噪而進。高延壽見狀大懼,慌忙分兵抵抗,但陣角已亂。這時,風云突變,陰云四起,雷電交加。薛仁貴自恃驍勇,欲立奇功,為了引起注意,他還有意穿了一件耀眼的白袍,然后“握戟,腰鞬張弓,大呼先入,所向無前”(《舊唐書·薛仁貴列傳》)。隨后李績令1萬步兵手持長矛,向高麗軍進攻。長孫無忌也率部從高麗軍北后殺出,唐太宗亦率部自山頂沖下。高延壽驚慌失色,本欲分兵迎戰但高麗軍陣形已被薛仁貴沖亂,士卒四散奔逃。高麗援軍大敗,被斬2萬余人。

    身披白袍的薛仁貴在陣中非常顯眼,很快便被在高處觀戰的唐太宗發現,唐太宗見薛仁貴所向披靡,忙派人問:“先鋒白衣者誰?”有人回答說:“薛仁貴。”(《新唐書·薛仁貴列傳》)戰后,唐太宗專門召見了薛仁貴,贊賞不已,賜馬2匹,絹40匹,生口10人為奴,并擢升為游擊將軍,云泉府果毅,并負責守衛玄武門(長安太極宮北面正門)。

    隨后,唐軍繼續猛攻安市城。由于已近深秋,遼東一帶早寒,草枯水凍,加上軍糧將盡,唐太宗乃于九月十八日下令班師還朝。十月十一日,唐軍回到營州(治今遼寧朝陽市)。唐太宗再次召見了薛仁貴,感慨萬千地說:“朕舊將并老,不堪受閫外之寄,每欲抽擢驍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遼東,喜得卿也。”(《舊唐書·薛仁貴列傳》)遂提升薛仁貴為右領軍郎將,依舊守衛玄武門。

    唐太宗去世后,唐高宗李治繼位。永徽五年(654年)三月,唐高宗行幸萬年宮。閏五月初三的夜里,天降大雨,山洪爆發,大水沖至玄武門。衛士見水勢兇猛,紛紛逃命。薛仁貴見此情景,氣憤地說:“安有天子有急,輒敢懼死?”(《舊唐書·薛仁貴列傳》)于是登門框大聲呼喊,向皇宮里的人示警。高宗急忙出宮,登上高處。只片刻時間,大水便漫入寢殿。唐高宗躲過大難,非常感激薛仁貴:“賴得卿呼,方免淪溺,始知有忠臣也。”(《舊唐書·薛仁貴列傳》)并特賜御馬一匹。后來在薛仁貴晚年時,唐高宗還提及此事:“往九成宮遭水,無卿已為魚矣!”

    顯慶二年(657年)閏正月,唐高宗以右屯衛將軍蘇定方為伊麗道(今伊犁河流域)行軍總管,率軍進攻西突厥沙缽羅可汗(阿史那賀魯)。十二月,蘇定方率軍在金山(今阿爾泰山)以北擊破處木昆部,其俟斤懶獨祿等率萬余帳歸降,蘇定方征調其中千名騎兵從軍。這時,薛仁貴上言道:“臣聞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伏。今泥熟(弩失畢五俟斤之一)仗素干,不伏賀魯,為賊所破,虜其妻子。漢兵有于賀魯諸部落得泥熟等家口,將充賤者,宜括取送還,仍加賜賚。即是矜其枉破,使百姓知賀魯是賊,知陛下德澤廣及也。”(《舊唐書·薛仁貴列傳》)唐高宗采納了薛仁貴的建議,將所俘的泥熟部人全部釋放。泥熟部感激唐朝的恩德,主動請求為唐軍效力,為唐軍順利滅亡西突厥做出了貢獻。

    自從上次進攻高麗失利后,唐廷始終沒放棄征服高麗。鑒于高麗依山為城,易守難攻,于是改用派偏師進襲騷擾,使其國人疲于應付,耽誤農時,幾年后即可使高麗因糧荒而土崩瓦解。貞觀二十二年(648年)和永微六年(655年)唐廷先后派水路大軍連續騷擾高麗。唐顯慶三年(658年)六月,薛仁貴隨營州都督兼東夷都護程名振,率部再次騷擾高麗。唐軍一舉攻克赤烽鎮(約在今遼寧海城境),斬首400余級,俘百余人。高麗聞訊,派遣大將豆方婁率3萬人迎戰。唐軍將其擊敗,又斬首2500級。

    顯慶四年(659年)三月左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負責經略遼東。十一月,薛仁貴率軍與高麗大將溫沙門大戰于橫山(今遼陽附近華表山),薛仁貴匹馬當先,弓箭齊發,高麗兵莫不應弦而倒,大敗而逃。唐軍遂占領橫山。隨后唐軍又與高麗軍戰于石城。高麗軍中有一神射手,連續射殺唐軍十余人,薛仁貴大怒,單騎沖之,神射手還沒發射,薛仁貴便已沖到面前,將其生擒。不久,薛仁貴又與辛文陵在黑山擊敗契丹,擒契丹王阿卜固及諸首領,押送東都洛陽。薛仁貴因功升任左武衛將軍,封為河東縣男。

    自從東突厥滅亡后,鐵勒勢力逐漸強盛起來。龍朔元年(661年)十月,比粟毒與同羅、仆骨(均為鐵勒屬下部落)連兵進犯唐邊。唐高宗為安定北邊,即命左武衛大將軍鄭仁泰為鐵勒道行軍大總管,薛仁貴與燕然都護劉審禮為副大總管;鴻臚卿肖嗣業為仙萼道行軍大總管,右屯衛將軍孫仁師為副大總管;左驍衛大將軍阿史那忠為長岑道行軍大總管,各自率軍北伐比粟毒。

    出發前夕,唐高宗設宴餞行。席間,唐高宗取出幾套甲衣,然后對薛仁貴說:“古之善射,有穿七札者,卿且射五重。”(《舊唐書·薛仁貴列傳》)薛仁貴一箭便洞貫所有甲衣,唐高宗大驚,當即命人取堅甲賞賜薛仁貴。

    龍朔二年(662年)二月,鐵勒九姓(九部落)得知唐軍將至,便聚兵10余萬人,憑借天山(今蒙古杭愛山)有利地形,阻擊唐軍。三月初一,唐軍與鐵勒交戰于天山。鐵勒選驍騎數十人前來挑戰,薛仁貴先發三箭,殺3人。其余的鐵勒兵懾于薛仁貴神威,均下馬請降。但是薛仁貴為防后患,將其全部坑殺。接著,薛仁貴揮軍追擊至漠北,俘葉護兄弟3人而還。當時軍中歌頌道:“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舊唐書·薛仁貴列傳》)。從此鐵勒由盛轉衰,不敢輕易擾邊。

    當時,思結、多濫葛等部落聞唐軍來攻,紛紛投降。但主帥鄭仁泰竟縱兵殺掠,用搶劫來的家產獎賞唐軍,迫使他們競相遠逃。將軍楊志率部追擊,被擊敗。鄭仁泰又根據偵察兵的報告:“虜輜重畜牧被野,可往取。”(《舊唐書·薛仁貴列傳》)遂率輕騎兵14000人,晝夜北進,越過大沙漠,至仙萼河(即仙娥河,今蒙古色楞格河),不見鐵勒兵,結果糧盡而還。時遇大雪,士卒饑寒交迫,只得丟棄鎧甲兵器,殺馬充饑,甚至人自相食。等到回到邊塞,只剩下800士卒。

    此次出下,唐軍本已取得初戰的勝利,但因將領誅殺降眾,導至后來給唐軍造成較大損失。薛仁貴雖立大功,但坑殺降眾,又將掠奪的女子自納為妾,并且收受了許多賄賂。回京后,司憲大夫楊德裔以此彈劾唐軍諸將:“仁泰等誅殺已降,使虜逃散,不撫士卒,不計資糧,遂使骸骨蔽野,棄甲資寇。自圣朝開創以來,未有如今日之喪敗者。仁貴于所監臨,貪淫自恣,雖矜所得,不補所喪。并請付法司推科。”(《資治通鑒·卷第二百》)高宗皇帝將薛仁貴等人將功折罪,沒有懲罰他們。隨后,唐高宗任命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為鐵勒道安撫使,前去安撫鐵勒余眾。

    干封元年(666年),高麗泉蓋蘇文死,長子泉男生繼任莫離支,與其弟泉男建、泉男產不和,泉男建自稱莫離支,發兵討伐泉男生。泉男生于是派其子泉獻誠到唐朝求援。此時的高麗,在唐軍的不斷騷擾和連續進攻下,國力已日趨下降,其盟軍百濟也已被唐軍攻滅。唐高宗見滅亡高麗的時機已經成熟,便于六月初七任命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為遼東道安撫大使,領兵救援泉男生;任命泉獻誠為右武衛將軍,擔任向導;又任命左金吾衛將軍龐同善、營州都督高侃為行軍總管,共同討伐高麗。九月,龐同善大敗高麗軍,與泉男生會合。

    唐高宗鑒于唐軍被襲,詔令薛仁貴統兵出征,做為后援。十二月,又命李績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司列少常伯郝處俊為副大總管,契苾何力、龐同善亦為副大總管并兼安撫大使,水陸諸軍總管和運糧使竇義積、獨孤卿云、郭待封等亦受李績節度,諸路合擊高麗。征調河北諸州縣的全部租賦以供遼東軍用。

    干封二年(667年)九月十四日,李績兵取高麗軍事重鎮新城(今遼寧撫順北高爾山城),留契苾何力鎮守,并趁勢將附近的16座城池全部攻下。時龐同善、高侃尚在新城,泉男建派兵夜襲二人的軍營,新城告急。薛仁貴當即率部援救,縱兵大擊,將其擊敗,斬首數百級。龐同善與高侃帶兵追擊,行至金山(今遼寧本溪東北之老禿頂山),與高麗守軍遭遇。唐軍初戰不利,向后撤退,高麗軍乘勝發起追擊。這時,薛仁貴正率部至此,麾軍從側面襲擊高麗軍,將其追兵攔腰截斷,高侃、龐同善回軍夾擊,大敗高麗軍,斬首5萬余級。唐軍乘勝攻占南蘇(在今遼寧撫順東蘇子河與渾河交流處)、木底(今遼寧新賓西木奇鎮)、蒼巖(今吉林集安西境)3城,與泉男生部會合,贏得了金山之戰的勝利。后來,唐高宗手敕嘉獎說金山大陣,兇黨實繁。卿(指薛仁貴)身先士卒,奮不顧命,左沖右擊,所向無前,諸軍賈勇,致斯克捷。宜善建功業,全此令名也。”(《舊唐書·薛仁貴列傳》)

    金山之戰后,薛仁貴根據當時戰爭的實際情況,決定率領3000人(一說2000人)乘勝進攻扶余城(今遼寧四平),但諸將多有異議,認為兵力太少。薛仁貴說“在主將善用耳,不在多也。”(《舊唐書·薛仁貴列傳》)于是率前鋒部隊前進,路上大敗前來阻擊的高麗軍,斬俘萬余人,于總章元年(668年)二月二十八日一舉攻克扶余城,扶余川中40余城一時望風歸降。薛仁貴隨即沿海略地,一時“威震遼海”(《新唐書·薛仁貴列傳》),最后與李績大軍會師于平壤。

    九月十二日,唐軍沖進平壤城,泉男建自殺未遂,被唐軍俘獲,高麗至此全部平定。十二月七日,分遼東和高麗5部、176城、69萬余戶為新城州(治今遼寧沈陽東)、遼城州(治今遼寧遼陽東北)、哥勿州(治今吉林通化西北)、居素州(治今遼寧撫順東)、建安州(治今遼寧蓋州)、衛樂州、舍利州、越喜州、去旦州等9都督府,南蘇(治今遼寧新賓)、蓋牟、代那、倉巖(治今吉林通化)、磨米、積利(治今遼寧瓦房店)、黎山、延津、木底、安市、諸北、識利、拂涅、拜漢等42州,100縣,又置安東都護府于平壤以統之。選拔其有功酋帥擔任都督、刺史、縣令,與華人共同治理。并以薛仁貴檢校安東都護,領兵2萬與檢校帶方州刺史劉仁軌鎮守平壤(后移治新城)。同時還以薛仁貴為本衛大將軍,封平陽郡公。在職期間,薛仁貴“撫恤孤老;有干能者,隨才任使;忠孝節義,咸加旌表”。使“高麗士眾莫不欣然慕化”(《舊唐書·薛仁貴列傳》)。

    咸亨元年(670年)夏,高麗民眾不少人為抵制唐朝統治,四處逃散。唐高宗為防民變,下敕令遷移3.82萬(一說3萬)余戶高麗居民到江、淮以南及山南(唐置山南道)、京城(今西安市)以西諸州空曠地區,只留下貧弱戶守護安東。四月,吐蕃發兵攻陷西域18州(均在今新疆境),使西北邊地告急,唐高宗即命薛仁貴出師西北。

    吐蕃是居住在我國西藏高原的古老民族(今藏族的前身),于公元6、7世紀建立的奴隸制國家。唐太宗貞觀十二年(638年),吐蕃贊普松贊干布率軍進攻唐松州(治嘉誠,今四川松潘),被闊水道行軍總管牛進達擊退。貞觀十五年(641年),唐以文成公主入嫁松贊干布,唐蕃關系在此后30余年內十分融洽。唐高宗即位后,唐與吐蕃的戰爭逐漸增多。總章二年(669年),吐蕃以噶爾·贊聶多布為大相,由其弟名將噶爾·欽陵(即論欽陵)統兵駐節吐谷渾,以加強對河源地區(今青海西寧一帶)的控制,并尋機東進。咸亨元年四月,噶爾·欽陵率軍號稱40萬北上,先取于闐(今新疆和田)、疏勒(今新疆喀什),再聯合于闐揮戈東進,攻陷龜茲(今新疆庫車)的撥換城(今新疆阿克蘇),而后攻占焉耆(今新疆焉耆)以西數鎮,使唐朝在西域的地位發生動搖。

    四月初九,唐高宗任命薛仁貴為邏娑道行軍大總管,右(一說左)衛員外大將軍阿史那道真、左衛將軍郭待封為副總管,領兵5萬(一說10余萬)反擊吐蕃軍,以奪回安西四鎮,并“護吐谷渾還國”(《新唐書·吐蕃傳》)。郭待封原為安西都護郭孝恪之子,曾任鄯城鎮守,官職與薛仁貴相同,此次出生恥于在薛仁貴之下,所以經常違反軍令。薛仁貴率軍經鄯州(治西都,今青海樂都)至青海湖南之大非川(今青海共和西南切吉曠原)。薛仁貴深知吐蕃軍兵多將廣,且以逸待勞,唐軍須速戰速決,方能取勝。于是囑咐郭待封:“烏海險遠,車行艱澀,若引輜重,將失事機,破賊即回,又煩轉運。彼多瘴氣,無宜久留。大非嶺上足堪置柵,可留二萬人作兩柵,輜重等并留柵內,吾等輕銳倍道,掩其未整,即撲滅之矣。”(《舊唐書·薛仁貴列傳》)這樣,大非嶺便成為唐軍進可攻退可守的前沿陣地。隨后,薛仁貴即率主力,輕裝奔襲。兩軍于河口(今青海瑪多)遭遇。由于薛仁貴行動迅速,使吐蕃軍猝不及防,薛仁貴指揮唐軍大敗吐蕃軍,使其傷亡甚眾,損失牛羊萬余頭。隨后薛仁貴乘勝進占烏海(今青海喀拉湖)城,以待后援。

    但郭待封自恃名將之后,不服薛仁貴管制,擅自率后隊輜重緩慢前進,沒能及時與薛仁貴會合。吐蕃軍抓住戰機,以20余萬之眾攻打郭待封,郭待封不能抵敵,棄軍而逃,唐軍的輜重、糧草盡失,薛仁貴見勢不妙,被迫退保大非川。八月,吐蕃軍在噶爾·欽陵的指揮下,以40余萬大軍逼唐軍決戰。薛仁貴無險可據,更無糧草供應軍需,結果大敗,幾乎全軍覆沒,薛仁貴等只得與噶爾·欽陵約和而還。

    大非川一戰,是唐朝開國以來對外作戰中最大的一次失敗。戰后,吐蕃軍占據了安西四鎮。唐朝被迫撤銷四鎮建制,安西都護府遷至西州(治高昌,今新疆吐魯番),吐谷渾亦并入吐蕃,成為其別部。自此,唐蕃間沖突頻仍,連年用兵,展開了激烈的攻防戰。在作戰指揮上,因為唐軍遠道出征,且兵力不支,供給不暢,所以薛仁貴制定的作戰方案是切實可行的,但由于軍中將領不和,郭待封擅違軍令,一意孤行,加之噶爾·欽陵善于用兵,及時抓住唐軍的破綻,使唐軍最終陷于敗局。

    戰后,薛仁貴發了一句不著邊際的感慨:“今歲在庚午,星在降婁,不應有事西方,鄧艾所以死于蜀,吾固知必敗。”(《新唐書·薛仁貴列傳》)唐高宗接到戰報后,命大司憲樂彥瑋到軍中查核實情,然后將薛仁貴三帶上枷鎖押回長安。唐高宗念及以往的戰功,將三人免去死罪,貶為庶人。

    不久,高麗余眾叛唐,唐高宗重新起用薛仁貴為雞林道總管,經略遼東。但是在上元年間(674—676年),薛仁貴因一件事受到牽連,被貶到象州。不久,朝廷大赦,薛仁貴才得以回歸。

    此后,吐蕃勢力向北發展,阻斷瓜(治今甘肅安西東南)、沙(治今甘肅敦煌)。開耀元年(681年),唐高宗思念薛仁貴從前所立的戰功,召見了薛仁貴,動情地說道:“往九成宮遭水,無卿已為魚矣。卿又北伐九姓,東擊高麗,漢北、遼東咸遵聲教者,并卿之力也。卿雖有過,豈可相忘?有人云卿烏海城下自不擊賊,致使失利,朕所恨者,唯此事耳。今西邊不靜,瓜、沙路絕,卿豈可高枕鄉邑,不為朕指揮耶?”(《舊唐書·薛仁貴列傳》)薛仁貴聽了唐高宗的肺腑之言,非常感動,表示愿意為陛下分憂,再上征程。于是薛仁貴拜瓜州(治晉昌,今甘肅安西東南鎖陽城)長史,不久,東突厥不斷侵擾唐北境,薛仁貴又拜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治雁門,今山西代縣)都督

    東突厥自從阿史那伏念、阿史德溫傅戰敗后,酋長阿史那骨篤祿招集突厥流散余眾,擴展勢力,自稱可汗,于永淳元年據黑沙城(今內蒙古呼和浩特東北)反唐(682年)。隨后,單于都護府(治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檢校降戶部落官阿史德元珍(因犯罪被囚),聞阿史那骨篤祿反唐,便詐稱檢校突厥部落以自效,趁機投奔于阿史那骨篤祿。阿史那骨篤祿因阿史德元珍熟知唐朝邊疆虛實,即令其為阿波大達干,統帥突厥兵馬,進犯并州(治晉陽,今山西太原西南)與單于府北境,殺嵐州刺史王德茂。

    唐高宗遂命薛仁貴率軍進擊,以安定北邊。薛仁貴率軍進至云州(治云中,今山西大同),與阿史德元珍相遇。突厥軍問:“唐將為誰?”唐軍答曰:“薛仁貴。”突厥軍不信,說:“吾聞薛將軍流象州死矣,安得復生?”(《新唐書·薛仁貴列傳》)薛仁貴遂脫下頭盔,讓突厥軍觀看。突厥一見果然是“三箭定天山”的薛仁貴時,即相顧失色,下馬列拜,繼而逐漸引退。薛仁貴抓住戰機,乘勢揮軍追擊,大破突厥軍,斬首萬余級(一說萬級),俘虜生口2萬余(一說3萬)人,繳獲駝、馬、牛、羊3萬余頭,贏得此次作戰的勝利。

    永淳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即公元683年3月24日),薛仁貴因病去世,享年七十歲。唐高宗贈他為左驍衛大將軍,幽州(洽薊縣,今北京城西南)都督,并令官府為其造靈輿,護喪還歸故里。薛仁貴之子薛訥,后來官至拜左羽林大將軍,封平陽郡公,也是一代名將。

    點評:史書稱“仁貴驍悍壯勇,為一時之杰,至忠大略,勃然有立。”(《舊唐書·薛仁貴列傳》)綜觀薛仁貴的一生,早期是以勇猛善戰出名,后來身為大將,也善于用兵,雖有大非川之敗,但在指揮上并沒有過失,責任不在他。在任安東都護期間,薛仁貴也顯示出一定的政治才能。但薛仁貴有時治軍不嚴,縱兵擄掠、收受賂賄,還坑殺降卒,這些都是他的不足之處。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