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手机老版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衛青

    衛青(?—前106年),字仲卿,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西漢杰出的軍事家、統帥。漢武帝衛皇后(衛子夫)的弟弟。被封為長平侯、大將軍,與霍去病并為大司馬,是西漢與擊匈奴戰爭中漢朝的主要將領。

    衛青是平陽侯曹壽(
曹參之曾孫)家奴婢衛媼與小吏鄭季的私生子。衛媼長子衛長君,長女衛君孺,次女衛少兒,次女即衛子夫。后又有二子衛步、衛廣。因衛子夫在平陽公主家得幸于天子,所以都冒充姓衛氏。

    衛青早年作為家奴在平陽侯家長大。小時回到他父親家中,他父親讓他放羊,嫡母的兒子們不把他當做兄弟而當奴仆看待。衛青曾經跟隨別人進入甘泉宮囚禁犯人的“保宮”,一位受過鉗刑的刑徒給他相面說:“你是位貴人,將來可封侯。”衛青笑著說:“人奴之生,得毋笞罵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

    衛青長大后做了平陽侯家的騎士,隨從平陽公主(漢武帝同母異父的姐姐)。建元年春,衛青的姐姐衛子夫入選宮中,受到漢武帝的寵愛,身懷有孕。當時的陳皇后(景帝之姐、武帝姑母的女兒,當年曾讓武帝許下“金屋藏嬌”誓言的陳阿嬌)一直未能給武帝生一個,聽說衛子夫得到武帝寵愛并有了身孕,非常嫉妒,擔心衛子夫一旦生下的是個男孩,那就會被立為太子,而衛子夫也就會因為兒子的關系,青云直上,成為皇后。這對她的地位無異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但是,衛子夫正得武帝寵幸,陳皇后對她不敢加害,就找母親大長公主訴屈。大長公主是漢武帝的姑姑,為了給女兒出氣,嫁禍于衛青。她找了一個借口,把衛青抓了起來,并準備處死。

    當時的衛青還沒有什么名氣。衛青當騎奴時結識的朋友公孫敖聽到了消息,馬上召集了幾位壯士前去把衛青劫奪出來,使衛青免此一死。另一方面,公孫敖還派人給漢武帝送信。武帝聽說了這事,大怒,索性召見衛青,封他建章宮監加侍中的官銜。衛青同母兄弟姐妹都顯貴了,幾天里賞賜達千金之多。連公孫敖都由此顯貴。等到衛子夫成為皇后,衛青被任命做了大中大夫。  

    元光五年(前130年),衛青擔任車騎將軍,第一次領兵出擊匈奴,與太仆、輕軍將軍公孫賀,大中大夫、騎將軍公孫敖,衛尉、驍騎將軍李廣各領兵一萬人,分別從上谷(今河北省懷來縣)、云中(今內蒙古托克托東北)、代郡(今河北蔚縣東北)、雁門出發。衛青至龍城(今在蒙古,當時為匈奴祭掃天地祖先的地方),斬殺、俘虜數百敵軍,首戰告捷。而公孫敖死七千人李廣被匈奴所俘,后逃脫公孫賀無功而還。

    元朔元年(前128年)春,衛夫人生皇子,被立為皇后。同年秋,衛青領三萬騎兵出雁門擊匈奴,殲敵數千。

    元朔二年,匈奴入侵,殺遼西太守,虜掠漁陽二千多人,大敗韓將軍韓安國的大軍。漢武帝派匈奴人敬畏的飛將軍李廣鎮守右北平(今遼寧省凌源西南),匈奴兵則避開李廣,而從雁門關入塞,進攻漢朝北部邊郡。武帝又令將軍李息出代;令車騎將軍青出云中以西至高闕(今內蒙古杭錦后旗)收復河南(今內蒙古河套之河南地區)至隴西之地。

    衛青率領四萬大軍從云中出發,采用“迂回側擊”的戰術,西繞到匈奴軍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闕,切斷了駐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同單于王庭的聯系。然后,衛青又率精騎,引兵南下,進到隴西,形成了對白羊王、樓煩王的包圍。匈奴白羊王、樓煩王見勢不好,倉惶率兵逃走。漢軍活捉敵兵數千人,奪取牲畜一百多萬頭,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區。因為這一帶水草肥美,形勢險要,漢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今內蒙古杭錦旗西北),設置朔方郡、五原郡,從內地遷徙十萬人到那里定居,還修復了秦時蒙恬所筑的邊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這樣,不但解除了匈奴騎兵對長安的直接威脅,也建立起了進一步反擊匈奴的前方基地。衛青因此被封為長平侯,食邑三千八百戶。

    元朔三年,匈奴攻代,殺代郡太守,雁門千余人;元朔四年,匈奴大舉攻代、定襄、上郡,殺數千漢人。

    元朔五年(前124年)春,漢令衛青率三萬騎兵出高闕;衛尉蘇建為游擊將軍,左內史李沮為強弩將軍,太仆公孫賀為騎將軍,代相李蔡為輕車將軍,全歸衛青指揮,出朔方;大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為將軍,出右北平。總兵力有十幾萬人。

    匈奴右賢王抵抗衛青等部的進攻。右賢王輕視漢軍,以為漢兵不可能到他那里,就放松了警惕,大飲而醉。漢兵夜間趕到,包圍了右賢王,右賢王大驚,帶其愛妾與精兵一百人乘夜奔逃,沖破漢軍包圍北去。漢輕騎校尉郭成等人追逐數百里,不及。得右賢王屬下副將十余人,男女一萬五千余人,牲畜數千百萬,引兵得勝而歸。軍到邊塞,武帝派使者捧著大將軍印,就在軍中任命車騎將軍衛青為大將軍,諸將之兵皆歸大將軍統率。

    得勝而歸的衛青得到武帝的嘉獎。武帝說:“大將軍躬親示范率兵遠征,得勝而歸,獲匈奴王十余人,增封衛青食邑六千戶。”并且封衛青的三個兒子為侯:衛伉為宜春侯,不疑為陰安侯,登為發干侯。

    漢武帝接到戰報,喜出望外,派特使捧著印信,到軍中拜衛青為大將軍,加封食邑8700戶,所有將領歸他指揮。衛青的三個兒子都還在襁褓之中,也被漢武帝封為列侯。衛青非常謙虛,堅決推辭說:“微臣有幸待罪軍中,仰仗陛下的神靈,使得我軍獲得勝利,這全是將士們拚死奮戰的功勞。陛下已加封了我的食邑,我的兒子年紀尚幼,毫無功勞,陛下卻分割土地,封他們為侯。這樣是不能鼓勵將士奮力作戰的。他們三人怎敢接受封賞。”漢武帝隨后又封賞了隨從衛青作戰的公孫敖、韓說、公孫賀、李蔡、李朔、趙不虞、公孫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

    衛青堅決辭謝說:“我有幸能在軍中任職,是依賴陛下神靈的庇護,軍隊出戰大捷,都是校尉將士們奮勇作戰之功,陛下已垂恩多增封邑與我,我的孩子尚在襁褓之中,沒有什么功勞可言,又蒙陛下垂恩割地封為三個列侯,這不是我在部隊中勉勵將士奮勇作戰的本意,衛伉等三個孩子怎么敢領受封爵呢?”皇帝表示自己沒有忘記諸校尉的功勞,隨后封賞了隨從衛青作戰的公孫敖、韓說、公孫賀、李蔡、李朔、趙不虞、公孫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

    元朔六年(前125年)春,大將軍衛青出定襄(今內蒙古和林格爾)。合騎侯公孫敖為中將軍,太仆公孫賀為左將軍,翕侯趙信為前將軍,衛尉蘇建為右將軍,郎中令李廣為后將軍,右內史李沮為強弩將軍,皆歸衛青指揮。衛青率軍殲滅匈奴幾千人而還。這次戰役中,衛青的外甥霍去病率800精騎首次參戰,取得了殲敵兩千余人的戰果。一個月后再出定襄擊匈奴,殲敵萬余人

    而蘇建和趙信兩軍三千余人獨遇單于大軍,苦戰一天,漢兵死傷將盡,趙信原為胡人,降漢封侯,現在時局危急,加之匈奴引誘,率殘部八百騎兵奔降單于。蘇建軍全軍覆沒,只身逃歸大將軍。大將軍衛青詢問手下官員,蘇將軍應如何處置。議郎周霸說:“自大將軍出塞以來,未曾斬殺副將,現蘇建棄軍而歸,應斬首以顯示將軍的威嚴。”軍正閎和長史安卻有不同意見,他們說:“兵法上說:兩軍對敵,一人難抵十拳。蘇建以數千之兵抵擋單于數萬之眾,奮戰一日有余,士卒死傷殆盡,不失英勇;而他不敢有投降之心,獨自歸來,不失忠誠。現在若殺他,就等于預告大家,失敗就不要再回來了。”

    衛青一向仁愛善良,謙和退讓,靠柔和討皇上喜歡,對這事的處理亦如此。他沉思半響說:“我衛青有幸以皇親身份受到寵信,在軍中任職不怕沒有威嚴。周霸勸我建立威嚴,這樣就大失人臣應有的本分。即使我有權斬殺將領,也不應以我地位的尊貴和所受的寵信擅自誅殺將領于境外,還是送到天子面前,讓天子親自裁奪吧!由此可以看出做人臣的不敢專權恣縱,不是也很好嗎?”于是把蘇建用囚車送回長安由武帝處理。武帝赦免了蘇建的死罪,令其交納了贖金后貶為平民。

    公元前 121年,西漢對匈奴的河西之戰開始,此戰由霍去病指揮,結果使漢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區,切斷了匈奴與羌人的聯系。

    為了徹底擊潰匈奴主力,漢武帝集中全國的財力、物力,準備發動對匈奴的第四次大戰役。元狩四年(前119年),漢武帝召集諸將開會,商討進軍方略。他說:“匈奴單于采納趙信的建議,遠走沙漠以北,認為我們漢軍不能穿過沙漠,即使穿過,也不敢多作停留。這次我們要發起強大的攻勢,達到我們的目的。”于是挑選了十萬匹精壯的戰馬,由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各率精銳騎兵五萬人,分作東西兩路,遠征漠北。為解決糧草供應問題,漢武帝又動員了私人馬匹四萬多,步兵十余萬人負責運輸糧草輜重,緊跟在大軍之后。

  原計劃遠征大軍從定襄北上,由霍去病率驍勇善戰的將士專力對付匈奴單于。后來從俘獲的匈奴兵口中得知匈奴伊稚斜單于遠在東方,于是漢軍重新調整戰斗序列。漢武帝命霍去病從東方的代郡出塞,衛青從定襄出塞。

    衛青率將軍李廣,左將軍公孫賀,右將軍趙食其,后將軍曹襄四部兵從定襄出塞。衛青曾暗中受到武帝的囑咐,認為李廣年老又命數不好,不要讓他與單于正面對陣。而是與右將軍趙食其兩軍合并,從右翼進行包抄。衛青自己率左將軍公孫賀、后將軍曹襄從正面進兵,直插匈奴單于駐地。這時候,衛青的好友公孫敖新失掉侯爵,擔任中將軍隨大將軍出征,衛青想給他立功機會,所以把李廣調開讓公孫敖與自己一同與單于對陣。

  
趙信向伊稚斜單于獻計說:“漢軍不知道厲害,竟打算穿過沙漠。到時候,人困馬乏,我們以逸待勞,就可以俘虜他們。”單于于是把他的物資全部運到大漠以北,帶著精兵在漠北等待漢兵。

    衛青大軍北行一千多里,跨過大沙漠,與嚴陣以待的匈奴軍遭遇了。衛青臨危不懼,命令部隊用武剛車(鐵甲兵車)圍成圓形營柵,然后派五千騎兵前去沖擊匈奴。匈奴也以一萬人迎戰,正趕上太陽落山之時,狂風大起,飛沙撲面,兩軍都看不清對方,漢軍更縱左右翼包抄單于,單于看見漢兵眾多且人馬尚強,再戰下去恐對匈奴不利,這時已迫近黃昏,單于于是乘六匹騾子拉的車子,帶精兵幾百人,直沖漢軍包圍圈向西北飛奔而去。

    這時天色已暗,漢軍與匈奴軍隊混戰在一起,互相扭打,兩軍殺傷大體相當。漢軍得知單于乘黃昏逃脫,隨即派輕騎兵連夜追擊,衛青率主力緊隨其后。匈奴兵四散逃亡,黎明時分漢兵走了二百多里,卻沒捉到單于,只俘殺匈奴軍一萬多人。至掣顏山(今蒙古杭愛山南面支脈)趙信城(今蒙古烏蘭巴托市西)得到匈奴儲積的糧食供給漢軍食用,漢朝大軍駐留一日,放火燒掉余糧引兵而歸。

    霍去病率領的東路軍,北進兩千多里,與匈奴左賢王的軍隊遭遇。經過激戰,俘獲了匈奴三個小王以及將軍、相國、當戶、都尉等83入,消滅匈奴七萬多人。左賢王敗逃而去。

    衛青與單于會戰之時,前將軍李廣、右將軍趙食其軍從東路前進,因迷路,錯失攻打單于的戰機。歸來后衛青派長史審問李廣,李廣憤而自殺自殺,趙食其判罪,贖罪削為平民。衛青此次出征功不如驃騎將軍霍去病,沒有增加封邑。

    漠北之戰,漢軍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氣大傷。從此以后,匈奴逐漸向西北遷徙,出現了“漠南無王庭”,匈奴對漢朝的軍事威脅基本上解除了。此后衛青未再出征。

    戰后,漢朝設大司馬之職,衛青與霍去病都當上了大司馬。衛氏一門顯赫后,京城中有歌謠說:生男無喜,生女無怨,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意思是說衛氏一門的顯貴全靠了衛皇后。其實不然,在兩漢時期,左右朝政的外戚大多是靠裙帶關系竅居高位的,而衛青、霍去病卻是出生入死,浴血奮戰,為國家做出了重大貢獻。正因為如此,即使后來衛皇后失寵,二人在朝廷的地位也絲毫未受影響。

    不久,李廣幼子敢怨大將軍衛青懷恨其李廣,擊傷衛青,衛青因有所顧忌加之內心有愧,沒有聲張。后李敢至上雍,到甘泉宮狩獵,被驃騎將軍霍去病射殺。當時霍去病正被武帝所寵,武帝辨說:“鹿觸殺之”,(《漢書·李廣蘇建傳》)對此事也就不了了知。

  家奴出身的衛青如今變成了貴極人臣的大將軍,朝中官員無不巴結奉承。這時,平陽公主寡居在家,要在列候中選擇丈夫,許多人都說大將軍衛青合適,平陽公主笑著說:他是我從前的下人,過去是我的隨從,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呢?左右說:大將軍已今非昔比了,他現在是大將軍,姐姐是皇后,三個兒子也都封了候,富貴震天下,哪還有比他更配得上您的呢。漢武帝知道后,失笑道:當初我娶了他的姐姐,現在他又娶我的姐姐,這倒是很有意思。于是當即允婚。時遷事移,當年的仆人就這樣做了主人的丈夫。這樣一來,衛青與漢武帝親上加親,更受寵信。但衛青為人謙讓仁和,敬重賢才,從不以勢壓人。

  后來,漢武帝對霍去病恩寵日盛,霍去病的聲望超過了他的舅舅衛青,過去奔走于大將軍門下的許多故舊,都轉到了霍去病門下。衛青門前頓顯冷落,可他不以為然,認為這也是人之常情,心甘情愿地過著恬淡平靜的生活。

  公元前106年,大司馬大將軍衛青去世,謚為烈侯。漢武帝命人在自已的茂陵東邊特地為衛青修建了一座象廬山(匈奴境內的一座山)的墳墓,以象征衛青一生的赫赫戰功。

    點評:大將軍衛青一生七次率兵出擊匈奴,用兵敢深入,奇正兼擅;為將號令嚴明,與士卒同甘苦,作戰常奮勇爭先,將士皆愿為其效力。而且衛青處世謹慎,奉法守職,為一代將帥的楷模。惟李廣之事令人遺恨千古。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