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拖拉机安卓版下载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呂光

    呂光(337—399),字世明,略陽(治今甘肅秦安東南)人,氐族。十六國時期后涼的建立者,著名的軍事家、統帥。

    呂光的先人呂文和在漢文帝初期,由沛縣避難到略陽。呂家世為貴族。呂光父親呂婆樓,曾撫佐符堅登位,立有大功,后官至太尉。呂光出生在枋頭(今河南浚縣西南),傳說他出生時“夜有神光之異”(《晉書·呂光載記》),所以取名為光。

    呂光十歲那年,在和伙伴一起玩耍時,便研究戰陣之法,被眾人推為首領,令眾伙伴嘆服。呂光不好讀書,卻喜歡鷹馬。成人后,呂光“身長八尺四寸,目重瞳子,左肘有肉印。沉毅凝重,寬簡有大量,喜怒不形于色”(《晉書·呂光載記》)。時人莫能識遇,唯王猛對其非常詫異,說:“此非常人”(《晉書·呂光載記》)。后呂光“言之苻堅,舉賢良,除美陽令,夷夏愛服”(《晉書·呂光載記》)。被升為鷹揚將軍。

    升平元年(357年),六月,苻堅殺堂兄苻生而繼位,自稱天王。七月,大將軍、冀州牧張平乘內亂之機反叛,投降東晉,被擢為并州刺史。九月,張平依恃故有力量,先后占據新興(今山西忻縣)、雁門(今山西代縣)、上郡(今陜西榆林東南)等地,營寨300余所,10余萬戶,欲與燕、秦抗衡。10月,張平率眾襲擾前秦。苻堅以晉公苻柳為都督并、冀州諸軍事,加并州牧,駐守蒲阪(今山西永濟西南)抵御。

    升平二年(358年)二月,苻堅親征張平,派建節將軍鄧羌為前鋒督護,率騎兵5000人,于汾水沿岸布防。張平派養子張蠔迎戰。鄧羌以機智善戰聞名,張蠔亦英勇矯健,雙方僵持十余天,未見勝負。三月,苻堅率軍抵達銅壁(今山西忻縣西),張平悉眾迎戰,張蠔單槍匹馬闖入秦軍陣地,反覆四、五次。苻堅懸賞招募勇士,呂光率先出戰,刺張蠔于馬下,鄧羌將其生擒。張平軍遂即潰敗,張平投降苻堅。呂光從此威名大振。

    太和二年(367年)十月,前秦發生內亂,苻柳據蒲阪(今山西永濟西南蒲州鎮),苻雙據上邽(今甘肅天水西南),苻庾據陜城(今河南三門峽西),苻武據安定(今甘肅涇川北),同時舉兵,反對苻堅。

    太和三年(368年)正月,苻堅遣后將軍楊成世、左將軍毛嵩分兵攻討上邽、安定;輔國將軍王猛、建節將軍鄧羌進攻蒲阪;前將軍楊安和廣武將軍張蠔進攻陜城。

    三月,楊成世被苻雙將茍興所敗,毛嵩亦被苻武所敗,逃回。苻堅遂派呂光(時為寧朔將軍)與武衛將軍王鑒、將軍郭將、翟僻等率眾3萬討伐。四月,苻雙、苻武乘勝到達榆眉(今陜西干陽東),以茍興為前鋒。王鑒欲速進,呂光則認為:“興初破成世,奸氣漸張,宜持重以待其弊。興乘勝輕來,糧竭必退,退而擊之,可以破也”(《晉書·呂光載記》)。二旬過去,茍興果然退兵,秦軍諸將卻不知如何是好,呂光又說:“揆其奸計,必攻榆眉。若得榆眉,據城斷路,資儲復贍,非國之利也,宜速進師。若興攻城,尤須赴救。如其奔也,彼糧既盡,可以滅之”(《晉書·呂光載記》)。王鑒從其言,派軍追擊,果然大敗茍興。又乘勝進擊苻雙、苻武,大破之,俘斬1.5萬人。苻武棄安定,與苻雙逃往上邦,王鑒率軍進攻。七月,攻克上邽,斬苻雙、苻武。

    太和四年(369年)至太和五年,呂光隨王猛滅亡前燕,因功被封為都亭侯。

    秦豫州刺史北海公符重鎮洛陽,以呂光為長史。太元三年(378年)十月,符重謀反。苻堅聞后,說:“呂光忠孝方正,必不同也”(《晉書·呂光載記》)。遂命呂光將符重捕獲取,押至長安。苻堅呂光為太子右率,對其甚為敬重。

    八月時,前秦梁州刺史韋鐘進軍西城(今陜西安康西北漢江北岸)圍攻東晉魏興太守(今陜西白河東漢江南岸)吉挹。太元四年三月,東晉派右將軍毛虎生率3萬人進攻巴中(今四川綿陽東)救援魏興。晉軍前鋒督護趙福率軍至巴西(今四川閬中),被秦將張紹打敗,傷亡7000多人。毛虎生退至巴東(今四川奉節)。蜀人李烏聚眾2萬人,圍攻今成都(今屬四川)以響應毛虎生。苻堅以呂光為破虜將軍,率軍鎮壓。不久,被升為步兵校尉。

    太元五年(380年),幽州刺史苻洛自以有滅代之功,救開府議同三司不得,內心不滿。三月,苻洛被苻堅任為使持節,都督益、寧、西南夷諸軍事,征南大將軍,益州牧,命其自伊闕(今河南洛陽南)至襄陽(今湖北襄樊),沿漢水而上。在幽州治中平規等的慫恿下,苻洛自稱大將軍、大都督、秦王。他以平規為輔國將軍、幽州刺史,派使臣分別往鮮卑、烏桓、高句麗、百濟、新羅、休忍等國請求援兵,各國不從。苻洛懼,欲停止起兵,猶豫不決。其部將王缊、王琳、皇甫杰等見其沒有決心,欲告發,均被殺。平規認為既然事情已經敗露,就不能停止,應該假裝接受命令,率領幽州全部兵馬,出中山(今河北定州),進據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然后再圖大討。苻洛納其建議。四月,率軍7萬自和龍(今遼寧朝陽)出發南下。

    苻堅召集群臣商討對策,呂光說:“行唐公以至親為逆,此天下所共疾。愿假臣步騎五萬,取之如拾遺耳。”苻堅說:“重、洛兄弟,據東北一隅,兵賦全資,未可輕也。”呂光又說:“彼眾迫于兇威,一時蟻聚耳。若以大軍臨之,勢必瓦解,不足憂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四》)

    苻堅于是先派人前去勸苻洛返回和龍,并許諾幽州可作為他世代的封地。苻洛欲進占關中即帝位,反勸苻堅投降。苻堅遂下令呂光與左衛將軍竇沖率領步騎4萬討伐。右將軍都貴為下傳苻堅旨意先到達鄴城,率冀州3萬軍隊為前鋒。全軍以冀州牧苻融為征討大都督。前秦北海公苻重帶領薊城(今北京西南)軍與苻洛會合,共10萬部眾,屯于中山。五月,竇沖等與苻洛在中山決戰,苻洛軍大敗。苻洛被擒送長安。苻重逃往薊城,被呂光追殺,幽州之亂平息。呂光因功被拜為驍騎將軍。

    太元七年(382年)九月,車師前部王彌寞、鄯善王休密馱到前秦都長安,朝見符堅,說:“大宛諸國雖通貢獻,然誠節未純,請乞依漢置都護故事。若王師出關,請為鄉導”(《晉書·符堅載記》)。苻堅遂任命驍騎將軍呂光為使持節、都督西域征討諸軍事,與凌江將軍姜飛、輕車將軍彭晃、將軍杜進和康盛等人率10萬(一說7萬)大軍討伐西域。并以以隴西董方、馮翊郭抱、武威賈虔、弘農楊穎為四府佐將。

    陽平公苻融認為:“西域荒遠,得其民不可使,得其地不可食,漢武征之,得不補失。今勞師萬里之外,以踵漢氏之過舉,臣竊惜之”(《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四》)。符堅說:“二漢力不能制匈奴,猶出師西域。今匈奴既平,易若摧朽,雖勞師遠役,可傳檄而定,化被昆山,垂芳千載,不亦美哉”(《晉書·符堅載記》)!后來,大臣雖多次勸阻,但苻堅決心已定。

    太元八年(383年)正月,呂光自長安出發,苻堅在建章宮為其送行,對呂光說:“西戎荒俗,非禮義之邦。羈縻之道,服而赦之,示以中國之威,導以王化之法,勿極武窮兵,過深殘掠”(《晉書·符堅載記》)。還拉著呂光的手,鼓勵他說:“君器相非常,必有大福,宜深保愛”(《晉書·呂光載記》)

    呂光率軍行至高昌(今新疆吐魯番市東南),聞符堅攻晉,便想停軍候命。部將杜進說:“節下受任金方,赴機宜速,有何不了,而更留乎”(《晉書·呂光載記》)!呂光遂揮軍前行。呂光率軍在茫茫戈壁和沙漠中行進300多里,皆無水,將士失色。呂光鼓勵將士說:“吾聞李廣利精誠玄感,飛泉涌出,吾等豈獨無感致乎!皇天必將有濟,諸君不足憂也”(《晉書·呂光載記》)。不久,天降大雨,深達三尺。呂光遂進軍至焉耆,國王泥流率其旁國投降,唯龜茲(今新疆庫車)王帛純據城抗御。

    呂光命部眾在龜茲城南集中,每5里設一營,挖戰壕、筑高壘。廣設疑兵,以木為人,披上盔甲,排列在高壘上。呂光指揮軍隊攻城,至太元九年(384年)七月,龜茲王漸漸不支,向獪胡(另一少數民族)請求援兵。獪胡王派其弟吶龍、侯將馗率騎兵20余萬,另集中溫宿和尉頭等國軍隊共70多萬人救援龜茲。西域各國部眾弓馬便利,善于使矛,鎧甲堅硬,箭射難入,戰斗力很強。并以革索做成繩套,策馬擲人,多有中者。呂光軍甚懼。諸將欲每營擺陣,呂光認為:“彼眾我寡,營又相遠,勢分力散,非良策也”(《晉書·呂光載記》)。遂令各營聚于一地,又操練勾鎖之法,另派精騎作為游軍,隨時補充各個缺口。雙方在龜茲都城屈茨(庫車東)西展開決戰,呂光軍大勝,斬殺萬余。帛純急忙收拾珍寶出城逃走,王侯降者計30余國。

    呂光率軍入城,犒賞將士,賦詩言志。發現建筑布局模仿長安,宮室壯麗。命參軍京兆段業著《龜茲宮賦》以譏之。西域人生活奢侈,喜歡養生,家中都有葡萄酒,存放有十幾年,多者達到千斛。西域各國害怕呂光的威名,競相貢奉歸附。呂光為安撫龜茲,乃立帛純弟帛為龜茲王。呂光“撫寧西域,威恩甚著,桀黠胡王昔所未賓者,不遠萬里皆來歸附,上漢所賜節傳,光皆表而易之”(《晉書·呂光載記》)。呂光遠征西域取得軍事勝利的同時,也為爾后建立后涼政權奠定了基礎。

    符堅聞呂光平定西域,以呂光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玉門已西諸軍事,安西將軍、西域校尉,因關中亂,道路斷絕,所以未通。

    早在太元二年(377年),太史上奏說:“有星見外國分野,當有大智入輔中國。”苻堅久仰龜茲青年沙門鳩摩羅什(343—413)的大名,便說:“朕聞西域有鳩摩羅什,將非此邪”(《晉書·鳩摩羅什傳》)太元四年(379年)時,中土僧人僧純、曇充等游學龜茲歸來,稱述龜茲佛教盛況,又說到鳩摩羅什才智過人,明大乘學。時高僧釋道安在長安,極力獎勵譯經事業,聽到羅什在西域有這樣高的聲譽,就一再勸苻堅迎他來華。

    呂光出征西域時,符堅還囑咐他說:“若獲羅什,即馳驛送之”(《晉書·鳩摩羅什傳》)呂光攻陷龜茲,得到了鳩摩羅什,但因呂光原不奉佛,莫測羅什智量,又見他年輕,就有點看不起他。惡作劇地強迫他娶龜茲公主。羅什苦苦推辭。呂光說:“道士之操不逾先父,何所固辭”(《晉書·鳩摩羅什傳》)?呂光將摩什用酒灌醉,將他與龜茲公主一起關在密室里,羅什被逼破戒成親。呂光還時常使他乘牛和劣馬來戲弄他。

    呂光回軍,中途在山下扎營休息。鳩摩羅什說:“在此必狼狽,宜徙軍隴上”(《晉書·鳩摩羅什傳》)呂光不聽。當晚,果然大雨滂沱,山洪暴發,積水有數丈深,將士死亡有數千人。此時,呂光方才暗自感受到鳩摩羅什的神異。

    太元十年(385年)三月,呂光已平定龜茲,見此地富饒安樂,便想留在此地。鳩摩羅什又說:“此兇亡之地,不宜淹留,中路自有福地可居”(《晉書·鳩摩羅什傳》)九月呂光班師,載無數奇珍異寶而還。呂光軍抵宜禾(今新疆安西南),前秦涼州刺史梁熙欲關閉境內通道,拒絕呂光入境。

    時高昌太守楊翰對梁熙說:“呂光新破西域,兵強氣銳,聞中原喪亂,必有異圖。河西地方萬里,帶甲十萬,足以自保。若光出流沙,其勢難敵。高梧谷口險阻之要,宜先守之而奪其水;波既窮渴,可以坐制。如以為遠,伊吾關亦可拒也。度此二厄,雖有子房之策,無所施矣”(《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但卻遭到梁熙的拒絕。

    美水令犍為張統也對梁熙說:“今關中大亂,京師存亡不可知。呂光之來,其志難測,將軍何以拒之?”梁熙說:“憂之,未知所出。”張統說:“光智略過人,今擁思歸之士,乘戰勝之氣,其鋒未易當也。將軍世受大恩,忠誠夙著;立勛王室,宜在今日!行唐公洛,上之從弟,勇冠一時,為將軍計,莫若奉為盟主以收眾望,推忠義以帥群豪,則光雖至,不敢有異心也。資其精銳,東兼毛興,連王統、楊璧,合四州之眾,掃兇逆,寧王室,此桓、文之舉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六》)。梁熙還是不聽。

    呂光聞楊翰之謀,甚為擔心,此時,呂光又知道苻堅伐晉失敗,便想在此停軍。杜進這時對呂光說:“梁熙文雅有余,機鑒不足,終不能納善從說也,愿不足憂之。聞其上下未同,宜在速進,進而不捷,請受過言之誅”(《晉書·呂光載記》)。呂光遂率大軍進至高昌,太守楊翰舉郡投降。

    軍至玉門,梁熙一面遣使送信呂光、責其未接詔書,竟擅自撤軍,同時急命子梁胤為鷹揚將軍,與振威將軍姚皓、別駕衛翰率5萬人在酒泉(今屬甘肅)堵截呂光。敦煌太守姚靜和晉昌太守李純先后向呂光投降。呂光一方面傳檄涼州,責備梁熙不但沒有奔赴國難,反而阻遏回國的遠征大軍。同時,派彭晃、杜進、姜飛為前鋒,與梁胤戰于安彌(今甘肅酒泉東),梁胤大敗,率數百騎東逃,被杜進所擒。武威太守彭濟擒梁熙,并向呂光投降。呂光斬梁熙。不久,呂光進入姑臧(今甘肅武威),自領涼州刺史、護羌校尉,涼州郡縣歸附呂光。

    太元八年(383年),在淝水之戰中作為前秦將領的前涼國王張天錫逃奔東晉。前秦長水校尉王穆將其世子張大豫隱匿,一起逃至河西,附于鮮卑禿發思復鞬。后來,思復鞬把張大豫送至魏安(今甘肅古浪東)。太元十一年(386年)二月,魏安人焦松、齊肅、張濟等人聚集數千人迎立張大豫為首領,攻克呂光的昌松郡(治今甘肅武威東南)。呂光派輔國將軍杜進前往討伐,被擊敗。張大豫轉逼姑臧(今甘肅武威市)。王穆向張大豫進言說:“呂光糧豐城固,甲兵精銳,逼之非利。不如席卷嶺西,厲兵積粟,東向而爭,不及期年,可以平也”(《晉書·呂光載記》)。張大豫不納,自號撫軍將軍、涼州牧,改元鳳凰。建康太守李隰和祁連都尉嚴純起兵響應,張大豫軍發展至3萬人,保據楊塢(在今甘肅武威西)。四月,張大豫自楊塢進至姑臧城西,長史王穆及禿發思復鞬子禿發奚于率部眾3萬人進駐姑臧城南扎營。呂光率軍出擊,斬禿發奚于等2萬余人,張大豫從此一蹶不振,率部自西郡(今甘肅永昌西北)入臨洮,駐守俱城(今甘肅岷縣境內)。呂光對諸將說:“大豫若用王穆之言,恐未可平也。”諸將說:“大豫豈不及此邪!皇天欲贊成明公八百之業,故令大豫迷于良算耳”(《晉書·呂光載記》)。呂光聽后非常高興,對賞賜諸將。

    九月,呂光得知符堅被后秦主姚萇所殺,呂光下令三軍縞素服喪,并自立為帝,國號涼(史稱后涼),建元為太安。十二月,呂光自稱使持節、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隴右、河西諸軍事、大將軍、涼州牧、酒泉公。

    太元十二年(387年),七月,呂光率彭晃、徐炅進攻臨洮(今甘肅岷縣),將張大豫擊敗,張大豫只身逃往廣武(今甘肅永登東南)。八月,廣武人捉拿張大豫獻給呂光,呂光將其斬首于姑臧(今甘肅武威)。

    十二月,呂光部下徐炅與張掖(今屬甘肅)太守彭晃謀叛,西平太守康寧殺湟河太守強禧,反叛呂光,自稱匈奴王。王穆則襲據酒泉(今屬甘肅),自稱大將軍、涼州牧。康、徐、彭、王遙相呼應反呂光。呂光趁叛將尚未連兵之際,迅速出兵擊敗徐炅,徐炅投奔彭晃處。彭晃乘機擴張,東結康寧,西通王穆,對呂光形成很大威脅。

    呂光與諸將商討對策,諸將認為:“今康寧在南,阻兵伺隙,若大駕西行,寧必乘虛出于嶺左。晃、穆未平,康寧復至,進退狼狽,勢必大危。”呂光統籌全局,堅持己見地說:“事勢實如卿言。今而不往,尋坐待其來。晃、穆共相唇齒,寧又同惡相救,東西交至,城外非吾之有,若是,大事去矣。今晃叛逆始爾,寧、穆與之情契未密,及其倉卒,取之為易。且隆替命也,卿勿復言”(《晉書·呂光載記》)

    呂光親率3萬步騎兼程急行,進圍張掖,攻之二旬,彭晃部將寇頗大開城門投降,放進呂光,遂誅彭晃。在呂光的迅猛進攻下,王穆內部發生內訌,王穆發兵攻打其部將索嘏駐防的敦煌(今甘肅敦煌西)。呂光聞訊大喜,對諸將說:“二虜相攻,此成擒也。”便準備出兵,但眾將卻都認為不行。呂光說:“取亂侮亡,武之善經,不可以累征之勞而失永逸之舉”(《晉書·呂光載記》)。遂抓住戰機,力排眾議,自率2萬步騎攻克酒泉,迅即又率部進屯涼興(今甘肅安西東)。王穆不敢抵抗。引兵東還,途中部眾潰散,王穆落荒而逃,最后為驊馬(今甘肅玉門東北騸馬鎮)縣令郭文所殺。

    時呂光平定涼州,杜進功勞最大,呂光便以其為輔國將軍、武威太守。杜進權高一時,僅次于呂光。太元十三年(388年)三月,呂光外甥石聰自關中而來,呂光問:“中州人言吾政化何如?”石聰說:“止知有杜進耳,實不聞有舅”(《晉書·呂光載記》)。呂光聽后默然,因此將杜進誅殺。

    呂光又宴請群僚,酒酣,談到政事。當時呂光刑法嚴厲,參軍段業進言說:“嚴刑重憲,非明王之義也。”呂光說:“商鞅之法至峻,而兼諸侯;吳起之術無親,而荊蠻以霸,何也?”段業說:“明公受天眷命,方君臨四海,景行堯、舜,猶懼有弊,奈何欲以商、申之末法臨道義之神州,豈此州士女所望于明公哉”(《晉書·呂光載記》)!呂光改容而謝之,并下令自責,減輕刑法,行寬簡之政。

    太元十四年(389年)二月,呂光自稱三河王,大赦,改元麟嘉,置百官。呂光妻石氏、子呂紹、弟呂德世自仇池至姑臧,呂光立石氏為妃,呂紹為世子。

    時鮮卑貴族西秦主乞伏干歸據金城自稱大將軍、大單于、金城王,得到前秦繼承者苻登的支持,秦(今甘肅天水)、涼(今甘肅武威)一帶的鮮卑、胡、羌諸族多歸服之。盤踞枹罕的南羌首領彭奚念,也投附其麾下,金城(今甘肅蘭州西北)王遂成為控制隴西地區的一支強大勢力。呂光在苻堅被殺后,控制了河西地區,據姑臧(今甘肅武威),隔湟水(今甘肅蘭州以西黃河支流)與金城王對峙,屢欲渡過湟水東進,因受乞伏干歸阻扼,不能得逞。

    太元十七年(392年)八月,乞伏干歸唆使彭奚念出兵襲取呂光所轄湟水北岸戰略重鎮白土津(今青海化隆西南)。呂光遣其南中郎將呂方及弟右將軍呂寶、振威將軍楊范、強弩將軍竇茍等東下攻金城,遭乞伏干歸反擊大敗,呂寶及將士萬余人喪命,后續諸部見勢皆撤兵。繼又派其子呂纂率步騎兵5000南下攻彭奚念,激戰于盤夷(約在今青海樂都以西之安夷城),又大敗而歸。

    呂光遂親率大軍進攻彭奚念于枹罕(今甘肅臨夏東北),屯重兵于左南(今青海西寧東),彭奚念于白土津壘石筑堤,以水自固大營,而遣輕騎萬人扼守河津渡口。呂光派將軍王寶隱蔽移師上游,乘夜強渡湟水東進。彭奚念聞訊惶懼,軍中大亂,呂光乘勢攻白土津,搗其石堤,渡過湟水,直取枹罕。彭奚念軍潰散,單騎突圍逃奔甘松(今甘肅南部臘子口)。此戰,呂光吸取失敗教訓,改變進攻方向,避免從正面決戰,出奇渡河,攻敵不備,取得大勝。

    太元十九年(394年)七月,呂光以子呂覆為都督玉門以西諸軍事、西域大都護,鎮高昌,命大臣子弟隨之。

    太元二十年(395年)七月,呂光率10在軍伐西秦,西秦主乞伏干歸稱籓于后涼,并以子乞伏敕勃為人質。呂光引兵而還。

    太元二十一年(396年)六月,呂光即天王位,國號大涼,大赦,改元龍飛。備置百官,以世子呂紹為太子,封子弟為公侯者二十人,以中書令王詳為尚書左仆射,著作郎段業等五人為尚書。

    同年,西秦乞伏軻彈因與秦州牧乞伏益州不合,投奔后涼主呂光。

    隆安元年(397年),呂光下書說:“干歸狼子野心,前后反覆。朕方東清秦、趙,勒銘會稽,豈令豎子鴟峙洮南!且其兄弟內相離間,可乘之機,勿過今也。其敕中外戒嚴,朕當親討”(《晉書·呂光載記》)。乞伏干歸部下皆請往成紀(今甘肅秦安)避之,乞伏干歸認為“軍之勝敗,在于巧拙,不在眾寡。光兵雖眾而無法,其弟延勇而無謀,不足憚也。且其精兵盡在延所,延敗,光自走矣”(《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九》)。

    呂光率軍駐扎長最(今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遣其子呂纂率楊軌、竇茍等步騎3萬攻金城(今甘肅皋蘭西南)。乞伏干歸率軍2萬救之,未至,呂纂等已攻克金城,擒金城太守衛健。呂光派其將王寶、徐炅率軍5000向乞伏干歸挑戰,以阻滯秦軍行動,同時又派遣其將梁恭、金石生率甲卒萬余人出陽武下峽(在今甘肅靖遠),與秦州刺史沒弈干攻其東,天水公呂延率枹罕之眾攻臨洮(今甘肅岷縣)、武始(今甘肅臨洮)、河關(今甘肅蘭州西),皆克之。乞伏干歸大驚,哭嘆道:“死中求生,正在今日也”(《晉書·呂光載記》)。便派人傳播示弱消息說:“干歸眾潰,奔成紀”(《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九》)。呂光之弟呂延信以為真,欲率軍追擊,呂延司馬耿稚勸阻說:“干歸雄勇過人,權略難測,破王廣,克楊定,皆羸師以誘之,雖蕞爾小國,亦不可輕也。困獸猶斗,況干歸而可望風自散乎!且告者視高而色動,必為奸計。而今宜部陣而前,步騎相接,徐待諸軍大集,可一舉滅之”(《晉書·呂光載記》)。呂延不聽,率輕騎追擊。兩軍相遇,呂延戰敗被殺。司馬耿稚與將軍姜顯收集散卒,屯于枹罕(今甘肅臨夏西南),呂光也率軍回姑臧(今甘肅武威)。

    同月,南涼主禿發烏孤建元太初,自稱大都督、大單于、西平王,國號南涼(南涼始此)。攻克后涼金城(今甘肅皋蘭西南)。呂光派遣將軍竇茍討伐南涼軍,兩軍戰于街亭(今甘肅占浪南莊浪河北岸),后涼軍大敗。后涼樂都(今屬青海)、湟河(今青海化隆回族自治縣南黃河北岸)、澆河(治今青海貴德南)三郡投降南涼,嶺南羌胡數萬落也歸順南涼。后涼將軍楊軌、王乞基率戶數千來奔。禿發烏孤趁勢改稱武威王。

    時呂光呂光年老,愛信讒言。后涼尚書沮渠羅仇曾隨從后涼主呂光進攻西秦,呂光弟呂延因貿然追擊兵敗被殺。四月,呂光聽信讒言,以敗軍罪殺沮渠羅仇及其弟三河太守沮渠麴粥。沮渠部眾萬余人為沮渠羅仇發喪,沮渠羅仇侄沮渠蒙遜向部眾說指呂王昏荒無道,多殺無辜,號召部眾結盟起兵反后涼,起兵攻克臨松郡(治今甘肅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東南馬蹄鎮),10日之內,聚軍萬人屯據金山(今甘肅山丹縣西南)。

    五月,呂光遣太原公呂纂率軍進討沮渠蒙遜于忽谷(今甘肅山丹西南),沮渠蒙遜兵敗,逃入山中。沮渠蒙遜從兄沮渠男成響應蒙遜,起兵數千于樂涫(今甘肅酒泉東南)。后涼酒泉太守壘澄率步騎萬人攻討沮渠男成,壘澄戰敗被殺。沮渠男成順勢進攻建康(今甘肅高臺西南),遣人說服建康太守段業反后涼.并推舉其為大都督、龍驤大將軍、涼州牧、建康公,建元神璽(北涼始此)。以沮渠男成為輔國將軍,委以軍國之任。沮渠蒙遜率眾投奔段業,被任鎮西將軍。呂光命呂纂轉兵進討段業,不克。沮渠蒙遜乘機進攻臨洮(今甘肅岷縣),支援段業,與呂纂戰于合離(今甘肅張掖),呂纂軍大敗。

    八月,后涼散騎常侍、太常郭黁,善天文數術,深得國人信重。他認為后涼主呂光年老,太子暗弱,太原公呂纂兇暴,預言禍事不久將起。為免累及自己,便與后涼仆射王祥相約反涼。郭黁率二苑之眾夜燒洪范門,使王洋為內應。事泄。王祥被殺,郭黁遂據東苑反叛。民眾視郭黁反涼是圣人舉事,相信必能成功,便群起響應。涼王呂光召太原公呂纂討伐郭磨。郭黁派軍和呂纂戰于白行(今甘肅清水堡西北),打敗呂纂。呂纂又與西安太守石元良共擊郭黁,郭黁兵敗,后投奔西秦。

    隆安三年(399年)十二月,呂光病重,傳位太子呂紹,自稱太上皇。并以呂纂為太尉,呂弘為司徒。呂光對呂紹說:“吾疾病唯增,恐將不濟。三寇窺窬,迭伺國隙。吾終以后,使纂統六軍,弘管朝政,汝恭己無為,委重二兄,庶可以濟。若內相猜貳,釁起蕭墻,則晉、趙之變旦夕至矣。”呂光又對呂纂、呂弘說:“永業才非撥亂,直以正嫡有常,猥居元首。今外有強寇,人心未寧,汝兄弟緝穆,則貽厥萬世。若內自相圖,則禍不旋踵。”二人說:“不敢有二心”(《晉書·呂光載記》)。是日,呂光去世,時年六十三,在位十年。

    《晉書·呂光載記》對其評論如下:自晉室不綱,中原蕩析,苻氏乘釁,竊號神州。世明委質偽朝,位居上將,爰以心膂,受脤遐征。鐵騎如云,出玉門而長騖;雕戈耀景,捐金丘而一息。蕞爾夷陬,承風霧卷,宏圖壯節,亦足稱焉。屬永固運銷,群雄兢起,班師右地,便有覬覦。于是要結六戎,潛窺雁鼎;并吞五郡,遂假鴻名。控黃河以設險,負玄漠而為固,自謂克昌霸業,貽厥孫謀。尋而耄及政昏,親離眾叛,瞑目甫爾,釁發蕭墻。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呂光攻龜茲之戰      涼州之戰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