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怎么升级称号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柳元景

    柳元景(406—465.9.18),字孝仁,河東解縣(今山東臨猗西南)人,南北朝時期宋朝名將。

    柳元景的曾祖父,將柳家從解縣遷到襄陽,官至汝南太守。祖父柳恬,為西河太守。父親柳憑,馮翊太守。柳元景自幼善于騎馬射箭,多次隨父親討伐北地少數民族,以勇猛而著稱。柳元景為人“寡言有器質(《宋書·柳元景列傳》)。荊州刺史謝晦聞其名,便請柳元景為其效力。但柳元景未至,謝晦便兵敗被殺。雍州刺史劉道產也非常喜歡柳元景的才能,但柳元景因父親剛去世,正在守喪,所以也沒去成。恰好荊州刺史江夏王劉義恭召柳元景,劉道產遺憾地說:“久規相屈。今貴王有召,難輒相留,乖意以為惘惘”(《宋書·柳元景列傳》)柳元景服喪期滿后,便應召到劉義恭部下,任中軍將軍,殿中將軍,司空行參軍,又升為司徒太尉城局參軍,宋文帝劉義隆見了他也非常贊許。

    此前,劉道產善于為政,民安其業,大小豐贍,山蠻走出深山,沿沔水(今漢江及其北源陜西留壩縣西沮水)為村落,戶口殷盛。元嘉十九年(442年)十二月,劉道產死后,繼任者治理不善,不久,山蠻即群起反宋,連年不斷,使水陸梗阻。時劉駿西鎮襄陽,劉義恭便向其推薦柳元景劉駿即柳元景為將帥,廣威將軍、隨郡太守。

    元嘉二十二年(445年)七月,宋武陵王劉駿為雍州刺史,將至襄陽赴任,宋遂派撫軍中兵參軍沈慶之率兵突然進擊,大破蠻兵。劉駿抵達襄陽后,諸蠻切斷驛道,欲攻隨郡(治今湖北隨州)。時柳元景剛至隨郡,內糧食很少,武器也不夠用。柳元景于是在郡內招募了六七百人,分出五百人駐扎在驛道。有人進言說:“蠻將逼城,不宜分眾 。”柳元景說:“蠻聞郡遣重戍,豈悟城內兵少。且表里合攻,于計為長”(《宋書·柳元景列傳》)蠻兵到后,柳元景便命守在驛道的人暗中繞到蠻兵的后面,并告誡道:“火舉馳進(《宋書·柳元景列傳》)。隨即前后惡夾擊,大敗蠻兵,斬數百人,投水而死者達千余人,從此郡境肅然。當時涢山(今湖北潛江東北)蠻人最強,柳元景又隨沈慶之攻涢山,共獲3萬余人,將1萬余人遷移至都城建康(今南京)。

    柳元景轉任安北府中兵參軍,后又為中兵參軍。元嘉二十六年(449年),沔北諸山蠻攻雍州,柳元景隨建威將軍沈慶之等二萬人討之,八道俱進。至次年正月,宋軍大勝。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七月,宋文帝見北魏不斷派兵南犯,欲伺機北伐。得悉魏誅殺謀臣崔浩,又見河道通暢,柔然遣使遠來,誓為犄角,遂不顧多數大臣的反對,遣大軍伐北魏。雍州刺史隨王劉誕遣柳元景與振威將軍尹顯祖、奮武將軍魯方平、建武將軍薛安都、略陽太守龐法起率兵趨弘農(今河南靈寶東北)。并以柳元景為建威將軍,總諸將。

    時后軍外兵參軍龐季明年逾七十,為關中望族,請求入長安招附當地各民族,劉誕同意。于是從貲谷入盧氏(今屬河南),附者甚眾,柳元景等遂引兵繼進。十月,魯方平、薛安都、龐法起進次白亭。閏十月,龐法起等諸軍攻入盧氏,斬縣令李封,以趙難為盧氏令,加奮武將軍。趙難派人為向導,龐法起等越過鐵嶺山,進至開方口。龐季明也從木城與龐法起會合。柳元景率大軍進至臼口,認為軍糧不足,難以曠日相持,便束馬懸車,率軍從百丈崖出溫谷,進至盧氏。龐法起等進攻弘農,克之,俘魏弘農太守李初古拔。柳元景率軍越熊耳山,薛安都留屯弘農,龐法起進逼潼關(今陜西潼關東北)。十一月,柳元景率軍進至弘農,駐屯開方口,為弘農太守,置吏佐。

    此前,薛安都留屯弘農,諸軍已進至陜城(今河南三門峽西),柳元景到弘農后,便對薛安都說無為坐守空城,而令龐公深入 ,此非計也。宜急進軍,可與顯祖并兵就之。吾須督租畢 ,尋后引也”(《宋書·柳元景列傳》)。即令薛安都、尹顯祖率兵增援,柳元景于軍后督租備糧。陜城地勢險固,宋軍一時未能攻破。魏洛州刺吏張是連提率眾2萬度崤山援救陜城,薛安都等與魏軍奮戰,魏軍突騎沖擊使宋軍難于抵擋。薛安都脫盔解甲,戰馬亦去具裝,單騎突陣,所向無前,殺敵甚多。日暮,宋將魯元保引兵自函谷關(今河南靈寶東北)趕到,魏兵乃退。當夜,柳元景遣副將柳元怙率2000步騎救兵已至,魏軍尚未發覺。翌日,薛安都等在城西南列陣,交戰前,魯方平與薛安都計議,決心死戰。柳元怙引兵自南門出擊,魏軍無備,驚駭不已。宋諸軍奮進,激戰整日,魏軍大潰,張是連提及將卒3000余被斬,赴河溺死者甚眾,被俘2000余人。

    第二天清晨,柳元景至,時被俘魏軍多是河內人,柳元景對被俘魏軍說:汝等怨王澤不浹,請命無所,今并為虜盡力,便是本無善心。順附者存拯,從惡者誅滅,欲知王師正如此爾 。”魏軍都說:“虐虜見驅,后出赤族,以騎蹙步,未戰先死,此親將軍所見,非敢背中國也 。”諸將欲將其全部殺死,柳元景認為不妥,說:“今王旗北掃,當令仁聲先路”(《宋書·柳元景列傳》)。將俘虜全部釋放。隨即攻克陜城。柳元景在此戰中,籌劃有方,戰前督租備糧,戰中及時發兵增援,戰后釋俘爭取民心;參戰將士同心協力,英勇奮戰,終至獲勝。

    不久龐法起等也攻克潼關,關中豪紳和羌胡民眾紛紛前來依附。劉誕又遣揚武將軍康元撫率2000人出上洛,受元景節度。時軍中糧盡,元景率軍回據白楊嶺,進弘農,入湖關口。魏軍沃州刺史杜道生率眾2萬至閿鄉水,離湖關120里。元景招募勇士1000人,夜襲魏軍,因迷路而回。

    此時魏太武帝拓跋燾已下令魏軍全面反攻,并擊敗王玄謨宋文帝見王玄謨敗退,魏兵深入,柳元景等不宜孤軍獨進,便召還諸軍。元景薛安都斷后率諸將自湖關度白楊嶺,出于長洲,凱旋而歸。劉誕登襄陽城相望,親自下馬相迎。并升柳元景為寧朔將軍、京兆、廣平二郡太守,于樊城立府舍,率所領居之,統行北蠻事。臧質為雍州刺史后,又以柳元景為冠軍司馬、襄陽太守。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二月,魏統治集團內訌,魏太武帝拓跋燾被中常侍宗愛所殺。三月,宋文帝劉義隆見有機可乘,再次伐魏。五月,遣撫軍將軍蕭思話督冀州刺史張永等向碻磝,以司州刺吏魯爽、潁川太守魯秀和殿中將軍程天祚率荊州甲士4萬趨許昌、洛陽,雍州刺吏臧質率所部趨潼關(今陜西潼關縣東北)。

    至八月,宋軍傷亡慘重,而且青、徐二州莊稼未熟,軍中乏食。魯爽率部到長社(今河南長葛東北),魏守將禿發幡棄城逃走。臧質以冠軍將軍之職鎮守襄陽(今屬湖北),仍按兵不動,只遣柳元景率后軍行參軍薛安都等向潼關,進據洪關(又作鴻關,今河南靈寶西南)。北魏急忙遣兵抵御。魏冠軍將軍封禮部自浢津渡黃河南下,奔赴弘農(今河南靈寶東北)。九月,魏司空、高平公兒烏干進屯潼關,平南將軍黎公遼守御河內(今河南沁陽)。魯爽率部與魏豫州刺史拓跋仆蘭軍戰于大索,進而攻虎牢。魯爽聞攻碻磝的宋軍敗退,即與柳元景引兵南還。

    元嘉三十年(453年)正月,宋太子劉劭因宋文帝欲另立太子,便率東官兵殺宋文帝及大臣江湛、徐湛之、王僧綽等,自立為帝。時宋文帝第三子劉駿正率軍屯五洲(今湖北浠水西南)得知其父被殺,與沈慶之舉兵討劉劭。

    三月,劉駿從西陽(今湖北黃岡東)出發,以柳元景為咨議參軍,領中兵,加冠軍將軍,太守如故。率兵萬人為前鋒,宗愨、薛安都等皆歸柳元景指揮。

    起初,劉劭以素習軍事,若有反抗,自能抵擋;后聞四方起兵聲討,始有懼意。急忙悉召宿衛,實行戒嚴,并將秦淮河(今江蘇南部秦淮河,于南京注入長江)南岸居民遷于北岸;為防止王公大臣出奔,盡將其聚于臺城(皇帝所居之處,今南京雞鳴山南干河沿北)之內。

    四月,劉駿率軍自尋陽(今江西九江西南)東下,沈慶之總領中軍,柳元景統率寧朔將軍薛安都等十二軍由湓口(今江西九江市西北,湓浦水入長江之口)出發,司空中兵參軍徐遺寶率荊州(治江陵,今湖北江陵)之眾繼之。柳元景知船艦不堅,擔心水戰難于戰勝,便日夜兼程而行。劉時聽道石頭城出戰艦相拒,遂于江寧(今江蘇江寧西南)登岸,于板橋做柵欄以自固。又進據陰山,派薛安都率騎兵到南岸,曜兵于淮上,吸引敵軍。柳元景則潛進至長江邊的新亭(今南京南),依山筑壘。時前來歸附的人都勸柳元景速進,柳元景說:“不然。理順難恃,同惡相濟,輕進無防,實啟寇心。當倚我之不可勝,豈幸寇之不攻哉”(《宋書·柳元景列傳》)

    此時,劉劭唯恐朝中舊臣不為已用,悉將軍務委于輔國將軍魯秀、右軍參軍王羅漢及太尉司馬龐秀之,并以領軍將軍蕭斌為謀主,天天自出慰勞將士,親督建造船艦。不久,龐秀之投奔武陵王劉駿,由于他掌管軍隊,劉劭朝內大受震動。劉劭派蕭斌統率步軍,褚湛之統水軍,與魯秀、王羅漢、劉簡之所部之精兵一起,計萬人,攻新亭,劉劭自登朱雀門(建康的正南門)督戰。柳元景在軍中下令說:“鼓繁氣易衰,叫數力易竭。但各銜枚疾戰,一聽吾營鼓音”(《宋書·柳元景列傳》)由于劉劭出重賞,將士皆死戰。柳元景軍雖水陸受敵,但斗志不減。柳元景將麾下勇士全部派出,身邊只留數人傳令。劉劭兵即將獲勝,魯秀卻鳴退鼓,劉劭兵聞鼓音停止進擊。柳元景乘機開壘出擊,劉劭軍大潰,溺死在秦淮河中甚多。劉劭親率余眾攻壘,柳元景率軍再次大破之,劉劭兵死傷比前更多。劉劭兵爭赴死馬澗,死馬澗為之溢滿。劉劭手斬后退者,仍不能禁。劉劭只身逃回臺城。江夏王劉義恭和魯秀、褚湛之等皆先后往投劉駿。

    二十五日,劉駿于新亭即皇帝位,是為宋孝武帝。以柳元景為侍中,領左衛將軍,轉使持節、監雍、梁、南北秦四州、荊州之竟陵、隨二郡諸軍事、前將軍、寧蠻校尉。

    五月,臧質率雍州兵2萬至新亭,豫州刺史劉遵考部將夏侯獻之率步騎5000至瓜步山(今江蘇六合東南)。此時,會稽太宗隨王劉誕亦響應劉駿,派軍進攻建索。劉劭遣殿中將軍燕欽等抵御東來劉誕軍,大敗于奔牛(今江蘇常州境)。劉劭遂令沿秦淮河樹柵堅守,又決破崗、方山河堤,企圖以水阻擋劉誕軍。魯秀等募勇士攻克大航(又名朱雀橋,今南京市南,秦淮河上),王羅漢投降,劉劭兵紛紛奔逃。當夜,劉劭閉守臺城6門,于門內鑿塹立柵,準備固守。但此時城內人心已亂,文武官吏紛紛越城出降。不久,輔國將軍朱修之部克東府(今南京東,為宰相、中書令所居),諸軍克臺城。劉劭被俘,斬于大航。

    同月,柳元景被封為雍州刺史。在出兵時,孝武帝就曾問柳元景:“事平,何所欲?”柳元景回答說:“若有過恩,愿還鄉里”(《宋書·柳元景列傳》)。所以有此授。當初起兵時,臧質起見南譙王劉義宣暗弱易制,準備奉劉義宣為主,并暗中告訴柳元景,讓其率兵西還。柳元景不但沒回軍,還將臧質的書信交給孝武帝,并對送信的人說:“臧冠軍當是未知殿下義舉爾。方應伐逆,不容西還”(《宋書·柳元景列傳》)。臧質因此懷恨在心。此時,柳元景為雍州刺史,臧質擔心對己不利,但讓其黨羽在孝武帝而前說柳元景不宜遠出。但孝武帝沒聽,反而又以柳元景為護軍將軍,守衛石頭城,柳元景不拜。閏五月,孝武帝便遷其為領軍將軍,加散騎常侍,曲江縣公,食邑三千戶。

    不久,孝武帝慮荊州是長江上游重鎮,不愿讓他叔父南郡王劉義宣(宋武帝劉裕第六子)久任荊州刺史,于是內調其為丞相、揚州刺史。義宣主持荊州10年,財富兵強,與江州刺史臧質以滅劉劭有功,益發驕橫專行;朝廷詔制若與已意不同,則不遵行。今見孝武帝欲奪去其兵權,即與臧質議定先發制人,舉兵反抗宋廷。劉義宣和臧質素與豫州刺史魯爽結好,遂密遣人于宋孝建元年(454年)正月告知魯爽及兗州刺史徐遺寶,約定當年秋天同時舉兵。使者攜帶函至壽陽(今安徽壽縣),恰逢魯爽醉酒,誤記預約日期,即日起兵。徐遺寶亦隨之舉兵,從兗州(治瑕丘,今山東充州)往攻彭城(今江蘇徐州)。

    二月,劉義宣和臧質忽聞魯爽已反,倉促起兵,并上表宋孝武帝,言欲除君側之惡。臧質加部將魯弘為輔國將軍,東下屯兵大雷(今安徽望江);劉義宜遣咨議參軍劉諶之率萬人往會魯弘,并召司州刺史魯秀,使為劉諶之后繼。是月,宋孝武帝以柳元景為撫軍將軍,假節置佐,統率左衛將軍、豫州刺史王玄謨等諸將迎擊劉義宣。三月,又以柳元景為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荊州之竟陵、隨二郡諸軍事、撫軍將軍、領寧蠻校尉、雍州刺史,持節如故。王玄謨等率舟師進據梁山洲(今安徽和縣南,長江西岸梁山),在兩岸筑偃月壘,以待叛軍。

    劉義宣自稱都督中外諸軍事,于三月傳檄各州郡,給諸州郡官吏加官晉爵,令他們出兵響應自己。同時自率眾10萬由江津(今湖北沙市東南)東進,以子劉恬為輔國將軍,與左司馬竺超民留鎮江陵(今屬湖北)。益州刺史劉秀之斬劉義宣信使,遣兵萬人襲江陵。劉義宣知雍州刺史朱修之與已二心,乃以魯秀為雍州刺史,命其率兵萬余擊之。徐遺寶攻彭城不克,棄眾焚燒湖陸城投奔魯爽。劉義宣以臧質為前鋒,軍至尋陽(今江西九江西南);魯爽也引兵自壽陽直趨歷陽(今安徽和縣),與臧質合兵,水陸并進。殿中將軍沈靈賜率水軍于南陵(今安徽繁昌南)擊敗臧質的前哨部隊,俘軍主徐慶安等。臧質至梁山,立營兩岸,與宋軍對峙。

    四月,宋孝武帝以左軍將軍薛安都、龍驤將軍宗越等屯歷陽,擊斬魯爽的前鋒楊胡興。魯爽被阻,留軍于大峴城(今安徽含山縣東北),命其弟魯瑜屯于大峴之西的小峴。鎮軍將軍沈慶之渡江督戰。薛安都斬魯爽,魯瑜也為部下所殺。宋廷軍進而克壽陽,徐遺寶逃出,途中被殺。沈慶之使人將魯爽之首送與劉義宣,魯爽系出將門,驍猛善戰,號稱萬人敵,劉義宣與臧質見爽首后,皆驚駭不已。

    柳元景屯兵于采石,王玄謨見臧質眾盛,遣使要求增兵,孝武帝使柳元景進屯姑孰。太傅劉義恭使離間計,派人送書于劉義宣,言及臧質“少無美行”,倘使此次反叛成功,恐你也難免成為其池中之物。劉義宣從此疑忌臧質。

    五月,朱修之切斷馬鞍山(今湖北襄樊市西南)通道,據險固守。魯秀率部進攻,屢為修之所敗,遂退往江陵。朱修之引兵隨其后。臧質攻破王玄謨西壘,王玄謨派垣護之向柳元景告急:“今余東岸萬人,賊軍數倍,強弱不敵,謂宜還就節下協力當之 。”柳元景對垣護之說:“師有常刑,不可先退。賊眾雖多,猜而不整,今當卷甲赴之 。”垣護之又說:“逆徒皆云南州有三萬人,而麾下裁十分之一,若往造賊,虛實立見,則賊氣成矣”(《宋書·柳元景列傳》)柳元景納其言,留老兵拒守,悉遣精兵援助王玄謨,并多張旗幟,廣設疑軍。梁山望去如數萬人,都以為建康援兵悉至,眾心乃安。臧質遣將攻克梁山西城,即與劉諶之合兵攻東城。王玄謨得援兵后,督諸軍大戰,臧質兵大敗,劉諶之戰死,劉義宣、臧質逃走。六月,臧質被俘后斬于建康(今南京),劉義宣逃至江陵后被朱修之所殺。

    六月,孝武帝封賞功臣,柳元景與名將沈慶之俱以本號開府儀同三司,封晉安郡公,邑如故。固讓開府儀同,復為領軍、太子詹事,加侍中。尋轉驃騎將軍、本州大中正,領軍、侍中如故。

    大明二年(458年),又復加開府儀同三司,柳元景又固讓不受。大明三年(459年)正月,遷尚書令,太子詹事、侍中、中正如故。以封在嶺南,秋輸艱遠,改封巴東郡公。大明五年(461年),又命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侍中、令、中正如故。九月,柳元景開府儀同三司。大明六年(462年)十月,進司空,侍中、令、中正如故,又固讓,乃授侍中、驃騎將軍、南兗州刺史,留守京師。大明七年(463年)正月,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大明八年(464年)閏五月,孝武帝去世,遺詔柳元景領尚書令,入居城內,與太宰劉義恭輔佐幼主。同月,前廢帝即位,柳元景被加開府儀同三司,領丹陽尹,解南兗州刺史。

    泰始元年(465年)六月,加柳元景南豫州刺史。

    柳元景少時貧苦,曾由下都去大雷,時日暮寒甚,柳元景頗有羈旅之嘆。這時,岸邊有一老翁自稱會算命,謂元景曰:“君方大富貴,位至三公。”元景以是開玩笑,便說:“人生免饑寒幸甚,豈望富貴。”老翁說:“后當相憶”(《南史·柳元景列傳》)。后柳元景果然位至三公,便算命老人沒有找到。

    柳元景行伍出身,所以當朝理事,非其所長,但仍顯出寬弘高雅的美德。時,朝中的要臣多有產業,唯柳元景一無所有他家里有幾十畝菜園,守園人便將吃不了的蔬菜提出去賣掉,得錢萬,送到他宅里。柳元景知道后,生氣地說:“我立此園種菜,以供家中啖爾。乃復賣菜以取錢,奪百姓之利邪”(《宋書·柳元景列傳》)于是將錢送給了守園人。

    孝武帝多猜忌,在位時嚴暴常,柳元景雖待遇顯赫,但仍擔心禍及其身。太宰江夏王劉義恭和諸大臣都心情疑懼,從不敢私自往來,以免產生事端。孝武帝死后,劉義恭、元景等都相對說:“今日始免橫死”(《宋書·柳元景列傳》)柳元景和諸重臣才敢相互往來,常常一起飲酒娛樂,夜以繼日。前廢帝即位之初,撫慰眾臣,表現溫和,朝內漸發亂事,他殺了戴法興后便不再斂氣吞聲,兇相漸露。柳元景等無不震懾,各不自安,便與顏師伯等人密謀廢帝,立劉義恭。日夜聚謀,但猶豫不決。柳元景便將此事告訴了沈慶之,沈慶之與劉義恭的關系一般。顏師伯當時專斷朝事,對沈慶之向來不以為然,曾對令史說:“沈公,爪牙耳,安得預政事”(《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沈慶之對顏師伯極為不滿,所以向前廢帝告發了此事。

    八月癸酉(公元465年9月18日),前廢帝親自率羽林兵殺劉義恭及其四子。另遣使者稱詔召柳元景,左右奔告他“兵刃非常”。柳元景自知大禍將至,便先向其母告辭,然后整朝服,乘車應召。出門時遇見其弟車騎司馬叔仁,穿著戎裝,帶數十人來找他,讓他拒從詔令。柳元景苦苦勸說柳叔仁不要作亂,自己早有主張。等他走出里巷,大軍來到,柳元景便下車受戮,容色恬然,其八子、六弟及諸侄也都被殺。顏師伯及其六子也于同日被殺。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陜城之戰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