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怎样升段位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劉琨

    劉琨(270—318.6.22),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無極縣)人,東晉大將,著名的詩人、音樂家和愛國將領。

    劉琨是西漢中山靖王劉勝的后裔。祖父劉邁,有經國之才,曾為相國參軍、散騎常侍。父親劉蕃,清高沖儉,官至光祿大夫。劉琨少有“俊朗”美譽,與祖納(祖逖兄)俱以雄豪聞名。二十六歲時,為司隸從事。劉琨與劉輿是尚書郭奕的外甥,名著當時。京城人都說“洛中奕奕,慶孫、越石”(《晉書·劉輿傳》)。慶孫即劉琨兄劉輿的字。劉琨工于賦詩,頗負文名,稱得上一個風流才子。當時,賈后之侄賈謐權過人主,喜歡附庸風雅,身旁聚集了一班出身于豪族貴戚的文人,為之歌功頌德。這班人號稱“二十四友”,名氣很大,而劉琨兄弟也廁身其間。“二十四友”的首領是以奢侈聞名天下的石崇,他在金谷澗有一處無比豪華的別墅,成了這些人的聚會場所,他們在這里飲酒賦詩,作無病呻吟。劉琨早年的才華都拋擲在這種庸俗的酬答之中,不過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這也是不足為怪的。

    后來,劉琨歷職太尉掾、著作郎、太學博士和尚書郎。永康元年(300年),趙王司馬倫執政后,劉琨任記室督,又轉從事中郎。劉琨的姐夫是司馬倫之子司馬荂,所以劉琨父子兄弟以趙王姻親并被委以重任,從而卷入了“八王之亂”的斗爭中。司馬倫篡位后,劉琨遷太子詹事。

    永康二年(301年)三月,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颙聚兵數十萬進攻洛陽。四月,司馬倫以劉琨為冠軍、假節,與孫會率領三萬宿衛兵迎戰司馬穎于溴水(原出河南濟源縣,經孟縣入黃河),因而麻痹輕敵,加之各部互不相從,不能統一指揮,司馬穎趁勢發動反攻,大敗而還,因焚燒了河橋,才得以自保。

    隨著前線兵敗,司馬倫親信、左衛將軍王輿與洛陽城內諸將起兵反司馬倫,率兵700余人由南掖門攻入皇宮,殺孫秀、孫會、士猗、許超等,囚司馬倫,旋即賜死,迎惠帝自金墉城還宮。隨后,司馬穎、司馬頤進占洛陽。司馬穎又派軍南下陽翟,配合司馬冏擊降張泓等。六月,司馬同率軍數十萬入洛陽,詔為后司馬,執掌朝權。司馬冏因劉琨父兄名望很高,故未加罪,并且以其兄劉輿為中書郎,以劉琨為尚書左丞,轉司徒左長史。

    永寧二年(302年)驃騎將軍司馬乂與司馬颙等里應外合攻殺司馬冏,司馬乂掌握朝權。范陽王司馬虓引劉琨為司馬。

    永安元年(304年)初,司馬越發動兵變殺司馬乂,迎司馬穎進占洛陽,控制朝政。是年七月,司馬越等挾惠帝進攻司馬穎,兵敗東逃。司馬颙乘機出兵攻占洛陽,迫惠帝與司馬穎遷都長安,獨專朝政。永興二年(305年),司馬越再度起兵,西攻長安,司馬颙戰敗。次年六月,司馬越迎晉惠帝還洛陽,不久,司馬颙與司馬穎相繼被殺。王司馬越執政后,以司馬虓代劉喬為豫州刺史,劉喬舉兵抵抗,劉琨率領突騎5000救司馬虓,兵敗與司馬虓俱逃往河北,父母卻陷于劉喬。司馬虓領冀州,劉琨到幽州向王浚借突騎800,渡河擊敗劉喬,才救還父母。接著,劉琨又與司馬虓連敗司馬穎部,以功封廣武侯,封邑2000戶。在“八王之亂”中,劉輿、劉琨兄弟陷得很深,充當了這些人的幫兇。

    光熙元年(306年)九月,劉琨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這是劉琨生活道路上的一個轉捩點。

    魏晉以來,匈奴、羯人大批內遷并州。西晉統治者殘酷奴役少數民族人民,激起他們的仇恨和反抗。并州,成了民族矛盾斗爭的焦點。匈奴貴族劉淵利用匈奴族人民的情緒,以興復舊業為號召,自稱漢王,起兵反晉。他們驅逐了西晉并州刺史司馬騰,占據了并州的大部分地區。但是,如果說他們在開始時還具有反抗西晉民族壓迫的性質的話,那么,當他們在并州建立割據政權,推行倒行逆施的民族報復政策以后,這種性質就已經改變了。

    劉琨在赴任的途中上表朝廷說:“臣以頑蔽,志望有限,因緣際會,遂忝過任。九月末得發,道險山峻,胡寇塞路,輒以少擊眾,冒險而進,頓伏艱危,辛苦備嘗,即日達壺口關。臣自涉州疆,目睹困乏,流移四散,十不存二,攜老扶弱,不絕于路。及其在者,鬻賣妻子,生相捐棄,死亡委危,白骨橫野,哀呼之聲,感傷和氣。群胡數萬,周匝四山,動足遇掠,開目睹寇。唯有壺關,可得告糴。而此二道,九州之陰,數人當路,則百夫不敢進,公私往反,沒喪者多。嬰守窮城,不得薪采,耕牛既盡,又乏田器。以臣愚短,當此至難,憂如循環,不遑寢食。臣伏思此州雖去邊朔,實邇皇畿,南通河內,東連司冀,北捍殊俗,西御強虜,是勁弓良馬勇士精銳之所出也。當須委輸,乃全其命。今上尚書,請此州谷五百萬斛,絹五百萬匹,綿五百萬斤。愿陛下時出臣表,速見聽處”(《晉書·劉琨傳》)。晉廷許之。

    劉琨出鎮并州,是其兄劉輿的主意,是作為司馬越篡權的一個步驟,但是,歷史把他引上了抗擊少數民族反動統治者的戰斗道路,使他的后半生多少閃現出一些光彩來。他寫有一首題為《扶風歌》的詩,記述了行程的艱難,抒發了對攻局的不滿和憂慮,從中可以看出劉琨思想感情的變化。

    劉琨帶領招募來的千余人,跋山涉水,沖破漢劉淵部的重重障礙,于在元嘉元年(307年)三月轉戰到了晉陽(今太原)。這時,經歷了戰亂和饑饉洗劫之后,并州已經剩下不到兩萬戶,而晉陽僅是一座空城,“府寺焚毀,僵尸蔽地,其有存者,饑羸無復人色,荊棘成林,豺狼滿道”(《晉書·劉琨傳》)。即便如此,劉淵的部眾還常常來騷擾搶掠。在這種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劉琨安撫百姓,招徠流民,一面加強軍事防御,一面抓緊生產自救。老百姓攜帶著武器下地耕耨,士兵在周圍警惕地守衛。雖然也偶爾發生戰事,但社會秩序相對穩定,生產得到恢復。不到一年光景,這塊荒蕪的土地又有了生氣,流亡在外的人民群眾逐漸返回家園,雞犬之聲重新連成一片了。

    晉陽南面是強大的匈奴漢政權,北面是正在崛起的拓跋鮮卑,東面是依仗段部鮮卑支持的西晉幽州刺史王浚。而劉琨的統治僅局限于晉陽及其附近,兵力很少,處境仍然十分艱難。

    永嘉二年(308年)十月,劉淵在蒲子稱帝。四月,劉淵派安東大將軍石勒攻巨鹿(今河北寧晉縣南)、常山(今河北正定西),旋又對冀州(治信都,今河北冀縣)展開攻擊,連克郡縣塢堡百余個,部眾增至10余萬。不久,劉淵命征東大將軍王彌與楚王劉聰會攻壺關(今山西長治北),以石勒為前鋒。晉并州刺史劉琨遣部將韓述、黃肅分兵兩路阻擊,劉聰擊敗韓述于西澗(今山西長治西),石勒破黃肅于封田(今山西長治西北),二將皆戰死,上黨太守龐淳獻壺關降漢。劉琨只得命部將張倚繼任上黨太守,據守襄垣(今山西襄垣北)。又調動趙擬、李茂等將領繼之,三支部隊協同作戰,夜襲漢軍,漢軍一時措手不及,丟掉輜重逃竄。張倚等乘勝追擊,俘獲不少,但仍然沒有奪回壺關。

    由于劉淵勢力日益強大,匈奴右賢王劉虎和白部鮮卑都歸附了劉淵,致使晉陽陷于腹背受敵的困境。永嘉四年(310年)十月,劉琨決定發兵討伐劉虎和白部鮮卑,但他自己的兵力不足,只得卑辭厚禮請鮮卑拓跋猗盧部出兵增援。拓跋猗盧命其弟拓跋弗之子拓跋郁律率2萬騎兵前往援助。劉琨遂率軍與鮮卑騎兵共同進攻劉虎和白部鮮卑,大破之,屠其營寨。

    當時,拓跋鮮卑正當發展階段,渴求向內地發展,劉琨引鮮卑兵為授,一是導致了拓跋鮮卑的內侵,二是引起與王浚的矛盾。劉琨感激拓跋鮮卑的支援,遂與猗盧結為兄弟之盟,并表請朝廷署猗盧為大單于,以代郡封之為代公。代郡地屬幽州,王浚大為不滿,發兵擊猗盧,但反被打敗,由此王、劉關系破裂。以后,猗盧嫌代郡懸遠不便,要求進入陘北之地,劉琨既無力制止,也有心繼續依靠拓跋鮮卑,所以把陘北的樓煩、馬邑、陰館、繁峙、崞等五縣讓給拓跋鮮卑,遷徙五縣人民到了陘南。

    永嘉五年(311年)十二月,晉并州與幽州為掠奪州民而發生爭執,晉并州刺史劉琨請代公拓跋猗盧出兵協助防御晉幽州刺史正浚,拓跋猗盧遂命子拓跋六修率部為劉琨據守新興(今山西忻縣)。劉琨部將邢延將一寶石獻給劉琨,劉琨將此物轉送拓跋六修。但拓跋六修貪得無厭,又向邢延索要,遭拒絕。六修遂擒拿邢延妻子。邢延大怒率所部兵襲擊拓跋六修,六修敗走。邢延據新興附漢。

    劉琨過慣了奢豪的生活,時局緊張,他還能暫時克制;時局一旦好轉,他就舊病復發,放縱自己。他嗜好聲色,寵愛身邊一個懂得音律的佞人徐潤,委任他當晉陽令。徐潤恃寵驕橫,經常越權干預政事。這件事使奮威將軍令狐盛感到憂慮,令狐盛敢于直言,多次勸劉琨除掉徐潤,劉琨不從。徐潤聽說,深恨令狐盛,他明知劉琨忠于晉室,故意對劉琨說:“盛將勸公稱帝矣”(《晉書·劉琨傳》)。劉琨大怒,也不分青紅皂白,下令殺了令狐盛。劉琨的母親對此很氣憤,斥責他說:“汝不能弘經略,駕豪杰,專欲除勝己以自安 ,當何以得濟!如是,禍必及我”(《晉書·劉琨傳》)。劉琨仍然不聽。晉陽曾經吸引了許多要求抗擊少數民族統治的人,“人士奔迸者多歸于琨”(《晉書·劉琨傳》),但是劉琨的政治才能使他們失望,劉琨“善于懷撫,而短于控御。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晉書·劉琨傳》)

    永嘉六年(312)七月,劉琨傳檄所轄州郡,約于十月會攻漢都平陽(今山西臨汾)。不料令狐盛之子令狐泥因父親被劉琨誣殺,投奔漢帝,并將晉軍企圖告之。漢帝劉聰即遣河內王劉粲、中山王劉曜率軍先發制人,以令狐泥為向導進攻并州(治晉陽,今太原西南)。劉琨聞漢軍襲來,急忙東出,將屯據于常山(今河北正定西南)及中山(今河北定縣)的兵力收回,命其將郝詵、張喬率部迎擊劉粲,且遣使求代公拓跋猗盧出兵救援。郝詵、張喬與漢軍交戰,俱戰死。劉粲、劉曜漢軍乘虛進襲晉陽,晉太原太守高喬、并州別駕郝聿獻城降漢,劉琨父母都遭殺害。八月,劉琨還救晉陽,不及,率左右數十騎退避常山。十月,拓跋猗盧以子拓跋六修、侄拓跋普根及將軍衛雄、范班、箕澹等率兵數萬為前鋒攻晉陽,劉琨收集余部數千為向導,猗盧自率眾20萬繼之。拓跋六修與漢劉曜軍戰于汾水東岸,漢軍失敗,劉曜渡汾水西逃,部將傅虎戰死。劉曜逃入晉陽,夜與劉粲、鎮北大將軍劉豐等率軍掠晉陽民眾,跨越蒙山(今太原西南)而歸。十一月,拓跋猗盧率軍追擊,于蒙山以南之蘭谷大敗漢軍,擒劉豐,斬漢將邢延等3000余人,漢軍橫尸數百里。劉琨重據晉陽,請求猗盧乘勝進軍,猗盧辭以士馬疲弊,留其將箕澹、段繁等部助晉軍戍守,送給劉琨馬、牛、羊各千余頭,車百乘,然后自率軍北還。劉琨移駐陽曲,以圖東山再起。

    建興元年(313),愍帝即位,拜劉琨為大將軍、都督并州諸軍事,加散騎常侍、假節。

    這時,石勒已在襄國建立了穩固的根據地,冀州郡縣壁壘紛紛降附,只剩下王浚和劉琨兩個勢力。但是,劉琨對北方形勢這一重大變化卻不甚了然,且對石勒抱有幻想。他曾經把石勒失散多年的母親和養子石虎送到襄國,試圖勸說石勒投降。王浚則是一個狂妄自大的野心家,他目睹石勒日益強盛,而竟夢想由石勒推戴他當皇帝。面臨石勒這個共同敵人,他們不僅沒有聯合起來,而且相互攻打。劉琨派高陽內史劉希到中山一帶征兵,不久聚眾三萬人,其中多數是幽州所屬的代郡、上谷和廣寧三郡的民眾。王浚不能容忍,派部將胡矩與遼西段部鮮卑一起攻殺劉希,奪回了三郡士眾。劉、王之間的關系從而進一步惡化了。

    劉琨與王浚之間的紛爭,給石勒以可乘之機。建興二年(314年)二月,石勒出兵奔襲王浚,同時遣使向劉琨求和,詐稱愿意以討伐王浚報效朝廷,為自己洗刷罪惡。劉琨大喜,立即傳令州郡,說:“勒知命思愆,收累年之咎,求拔幽都,效善將來,今聽所請,受任通和”(《晉書·石勒載記》)

    由于劉琨作壁上觀,石勒順利消滅王浚,攻占幽州。王浚亡后,石勒立即把矛頭轉向劉琨,劉琨頓覺上當。這年三月,劉琨上表晉愍帝說:

    “逆胡劉聰,敢率犬羊,馮陵輦轂,人神發憤,遐邇奮怒。伏省詔書,相國、南陽王保,太尉、涼州刺史軌,糾合二州,同恤王室,冠軍將軍允、護軍將軍綝,總齊六軍,戮力國難,王旅大捷,俘馘千計,旌旗首于晉路,金鼓振于河曲,崤函無虔劉之警,汧隴有安業之慶,斯誠宗廟社稷陛下神武之所致。含氣之類,莫不引領,況臣之心,能無踴躍。

    臣前表當與鮮卑猗盧克今年三月都會平陽,會匈羯石勒以三月三日徑掩薊城,大司馬、博陵公浚受其偽和,為勒所虜,勒勢轉盛,欲來襲臣。城塢駭懼,志在自守。又猗盧國內欲生奸謀,幸盧警慮,尋皆誅滅。遂使南北顧慮,用愆成舉,臣所以泣血宵吟,扼腕長嘆者也。勒據襄國,與臣隔山,寇騎朝發,夕及臣城,同惡相求,其徒實繁。自東北八州,勒滅其七,先朝所授,存者唯臣。是以勒朝夕謀慮,以圖臣為計,窺伺間隙,寇抄相尋,戎士不得解甲,百姓不得在野。天網雖張,靈澤未及,唯臣孑然與寇為伍。自守則稽聰之誅,進討則勒襲其后,進退唯谷,首尾狼狽。徒懷憤踴,力不從愿,慚怖征營,痛心疾首,形留所在,神馳寇庭。秋谷既登,胡馬已肥,前鋒諸軍并有至者,臣當首啟戎行,身先士卒。臣與二虜,勢不并立,聰、勒不梟,臣無歸志,庶憑陛下威靈,使微意獲展,然后隕首謝國,沒而無恨”(《晉書·劉琨傳》)。

    實際上,劉琨豈止無力進討,而是自顧不暇了,建興三年(315年)六月,漢將劉曜寇上黨,在襄垣打敗劉琨軍隊,劉曜準備進取劉琨大本營——陽曲,只因劉聰急于攻打長安,劉曜才主動退兵。

    同年,晉帝拜劉琨為司空、都督并冀幽三州諸軍事。劉琨受都督,未領司空。

    不久,劉琨引以為援的拓跋鮮卑部落聯盟發生內訌,猗盧被其子六修所殺,六修又被普根所滅,于是諸部大亂,互相攻殺。晉人衛雄、箕澹為將軍,頗受部眾擁護,他們與在拓跋部為質的劉琨子劉遵鼓動晉人和烏丸三萬余家,帶馬牛羊十萬余頭投歸并州。劉琨得到這支有生力量,勢力才有所恢復。

    漢軍攻克長安(參見長安之戰),滅亡西晉后,劉琨更加孤立。石勒為了占據并州,抓住時機,率兵西越太行山,于建興四年(316年)十一月,圍攻樂平太守韓據鎮守的沾城(今山西和順西北),韓據向劉琨求援。劉琨新得士眾,企圖乘此機會一舉消滅石勒。箕澹、衛雄勸阻說:“此雖晉人,久在荒裔,未習恩信,難以法御。今內收鮮卑之余谷,外抄殘胡之牛羊,且閉關守險,務農息士,既服化感義,然后用之,則功可立也”(《晉書·劉琨傳》)。劉琨不從,傾巢而出。劉琨命箕澹率步騎2萬為前鋒,自統大軍進占廣牧(今山西壽陽西北)做后援。石勒轉兵迎擊,以孔萇為前鋒都督,占據險要地勢,在山上布置疑兵,前沿暗設二道伏兵,然后派出輕騎接戰,佯裝敗退,引誘箕澹等進入伏擊圈,石勒即揮軍前后夾擊,大敗晉軍,繳獲鎧馬萬計。箕、衛二人只帶著剩下的千余騎逃往代郡(治今河北蔚縣東北),并州大震。韓據聞劉琨兵敗,也棄城逃走。十二月,晉并州守軍李弘投降。劉琨無家可歸,幸得段氏鮮卑首領、晉幽州刺史段匹磾來信相邀,劉琨才率余部到薊(幽州治所,今北京城西南),投靠段匹磾。

    從此,劉琨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段匹磾是段部鮮卑左賢王,起初,段匹磾很敬重劉琨,二人互通婚姻,結兄弟之好;又歃血為盟,共約翼戴晉室。建武元年(317年)三月,劉琨與段匹磾派溫嶠、榮邵到建康給司馬睿送勸進表,臨行,劉琨語重心長地對溫嶠說,“豺狼肆毒,薦覆社稷,億兆颙颙,延首罔系。是以居于王位,以答天下,庶以克復圣主,掃蕩仇恥,豈可猥當隆極,此孤之至誠著于遐邇者也。公受奕世之寵,極人臣之位,忠允義誠,精感天地。實賴遠謀,共濟艱難。南北迥邈,同契一致,萬里之外,心存咫尺。公其撫寧華戎,致罰丑類。動靜以聞”(《晉書·劉琨傳》)。

    七月,段匹磾推舉劉琨為大都督,傳檄其兄、大單于段疾陸眷、叔父段涉復辰、弟段末柸于固安會師,共討石勒。但段氏內部不和,末柸暗中勾結石勒,他在疾陸眷、涉復辰面前挑撥說,疾陸眷和涉復辰遂帶兵而回。劉琨與段匹磾在固安等不到他們,也只好返回薊城。劉琨一生中所策劃的最后一次軍事行動就這樣流產了。

    太興元年(318年)一月,段疾陸眷死后,段氏內部生變,涉復辰自立為大單于,段匹磾自薊往遼西奔喪。段末柸唆使涉復辰發兵阻攔,而突然從背后襲殺涉復辰,篡單于位。接著,末柸又率眾迎擊段匹磾,段匹磾敗走。當時,劉琨子劉群奉父命護送段匹磾,不幸被末柸所俘虜。末柸厚禮招待劉群,以推劉琨任幽州刺史為條件,引誘他合謀襲擊段匹磾,又指使他寫信請劉琨充當內應,但這封密信被段匹磾的巡邏騎兵截獲了。劉琨一無所知,有事來見段匹磾,段匹磾把信交給他看,說:“意亦不疑公,是以白公耳 。”劉琨坦然地回答說:“與公同盟,志獎王室,仰憑威力,庶雪國家之恥。若兒書密達,亦終不以一子之故負公忘義也”(《晉書·劉琨傳》)。段匹磾本不想害劉琨,而其弟叔軍在一旁蠱惑說:“吾胡夷耳,所以能服晉人者,畏吾眾也。今我骨肉構禍,是其良圖之日,若有奉琨以起,吾族盡矣”(《晉書·劉琨傳》)。于是段匹磾將劉琨投入牢獄。

    自從流落到薊城以后,劉琨憂愁憂思,心頭籠罩著陰云。每當想起大功不遂,國恥未雪,想起段部鮮卑心懷異志,前途渺茫,悲憤、惆悵之情油然而生,他對將佐慷慨陳詞,恨不能戰死在疆場之上。他在給別駕盧諶的書信中寫道:“昔在少壯,未嘗檢括,遠慕老莊之濟物,近嘉阮生之放曠。怪厚薄何從而生,哀樂何由而至。自頃辀張,困于逆流,國破家亡,親友凋殘。負杖行吟,則百憂俱至;塊然獨坐,則哀憤兩集……然后知聃、周之為虛誕,嗣宗之為妄作也。”其后詩云:“威之不建,禍延兇播。忠隕于國,孝愆于家。斯罪之積,如彼山河。斯釁之深,終莫能磨”。國家淪喪,親人遭難的慘痛教訓,擦亮了詩人的眼睛。這里有對少壯年代的追悔,有對晉陽時期的檢討,情深意切,感人至深。

    身陷囹圄,劉琨“自知必死,神色怡如”,他在獄中又寫一首五言詩贈盧諶,名為《重贈盧諶詩》。此詩是劉琨的代表作,當是被段匹磾囚禁時所作。此詩前半鋪敘歷史上賢人輔助圣君故事,暗比自己和盧諶、段匹磾共扶晉室,并說明自己一心為國,不計私怨,“茍能隆二伯,安問黨與仇”。詩的后半寫功業未建而身被拘縶的痛苦,傾吐自己壯志未酬、時不我待的悵恨和悲哀:“時哉不我與,去乎若云浮。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狹路傾華蓋,駭駟摧雙□。何意百煉剛,化為繞指柔。”悲涼慷慨,千載之下,尚動人心魄。詩人慨嘆壯志未酬而忽遭摧殘的境遇,既浸透了辛酸的血淚,也充滿了愛國主義的豪情,這是詩人最后的詩篇,也是詩人一生創作中的高峰。

    據說“琨詩托意非常,擄暢幽憤”,希望盧諶設法相救,但盧諶有負所托,寫了一首不咸不淡的詩相酬和,使劉琨深為失望。劉琨被拘之后,其子劉遵與左長史楊橋閉門自守,段匹磾派兵攻克,捕獲劉遵等人。代郡太守辟閭嵩、雁門太后王據、后將軍韓據謀襲段匹磾,不料走漏風聲,段匹磾捕殺辟閭嵩諸人及其徒黨。五月,王敦遣使指使段匹磾殺害劉琨,于是在五月癸丑(公元318年6月22日),段匹磾誣劉琨窺測神器,圖謀不軌,矯詔縊殺劉琨,時年四十八歲,其子侄四人一起遇害。

    后晉廷追贈劉琨為侍中、太尉,謚愍。

    劉琨“少負志氣,有縱橫之才”(《晉書·劉琨傳》)。但生活、思想又有虛浮、放誕的一面。而他的詩文卻大都悲壯激昂,充滿著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劉琨的文,如《為并州刺史到壺關上表》、《答盧諶書》等,皆情辭懇切,文清意暢。《隋書·經籍志》有《劉琨集》9卷,又《別集》12卷,均佚。明代張溥輯為《劉中山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劉琨的詩現僅存4首。

    在歷史上,劉琨的愛國精神與祖逖齊名。劉緄年輕時曾與祖逖為友,兩人“情好綢繆,共被同寢”(《晉書·祖逖傳》),關系十分融洽。一天半夜,祖逖被野外傳來的雞鳴聲吵醒了,便用腳踢醒劉琨,說:“此非惡聲也”(《晉書·祖逖傳》)。于是,兩人相邀到戶外,拔劍起舞。這就是流傳至今的“聞雞起舞”的佳話。后劉琨祖逖被用,便給親故寫信說:“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晉書·劉琨傳》) 。其意氣相期如此。

    劉琨在晉陽陽時,曾被胡騎包圍,城中窘迫無計。劉琨乃乘月登樓清嘯,胡人聞之,皆凄然長嘆。半夜時,又奏胡笳,胡人聞后,“流涕歔欷,有懷土之切”(《晉書·劉琨傳》)。拂曉復吹之,胡人心無斗志,遂撤兵而走。此事也成為音樂史上的一段佳話。

    劉琨家世代為樂吏,故他精通音律,方有胡笳退敵之法。他創作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稱為《胡笳五弄》,包括《登隴》、《望秦》、《竹吟風》、《哀松露》、《悲漢月》五首琴曲,琴曲中融入胡笳音調,描寫了塞外荒漠蒼涼的景象,抒發了思鄉和愛國之情。《胡笳五弄》一直流傳到唐代,當時的著名琴師趙耶利,曾將它們加以修訂并編入譜集,現存唐人手寫的《幽蘭》文字譜后列有這五個曲目,唐代盛行的《大胡笳》、《小胡笳》也有可能是吸收了《胡笳五弄》的藝術成果,曲中亦融有胡笳音調。

    劉琨雖不長于政治軍事才略,但在艱危困頓中志存社稷,屢經挫敗,卻鍥而不舍,奮斗不遺余力。在當時的文人中具有這樣的抱負和意氣,確屬難能可貴。李清照《失題》詩云:“南渡衣冠少王導,北來消息欠劉琨。”陸游《夜歸偶懷故人獨孤景略》云:“劉琨死后無奇士,獨聽荒雞淚滿衣。”都借詠劉琨事跡對南宋統治者茍且偷安、不圖收復失地進行批評。

    附1:劉緄詩

    胡姬年十五
   
虹梁照曉日,淥水泛香蓮。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壚前。花將面自許,人共影相憐。回頭堪百萬,價重為時年。

    扶風歌
   
朝發廣莫門,暮宿丹水山。左手彎繁弱,右手揮龍淵。顧瞻望宮闕,俯仰御飛軒。據鞍長嘆息,淚下如流泉。
    系馬長松下,廢鞍高岳頭。烈烈悲風起,泠泠澗水流。揮手長相謝,哽咽不能言。浮云為我結,歸鳥為我旋。
    去家日已遠,安知存與亡。慷慨窮林中,抱膝獨摧藏。麋鹿游我前,猿猴戲我側。資糧既乏盡,薇蕨安可食。
    攬轡命徒侶,吟嘯絕巖中。君子道微矣,夫子故有窮。惟昔李騫期,寄在匈奴庭。忠信反獲罪,漢武不見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棄置勿重陳,重陳令心傷。

    南山石嵬嵬,松柏何離離。上枝拂青云,中心十數圍。洛陽發中梁,松樹竊自悲。斧鋸截是松,松樹東西摧。
    特作四輪車,載至洛陽宮。觀者莫不嘆,問是何山材。誰能刻鏤此,公輸與魯班。被之用丹漆,熏用蘇合香。
    本自南山松,今為宮殿梁。

    答盧諶詩
   
琨頓首。損示及詩。備辛酸之苦言。暢經通之遠旨。執玩反覆。不能釋手。慨然以悲。歡然以喜。昔在少壯。未嘗檢括。遠慕老莊之齊物。近嘉阮生之放曠。怪厚薄何從而生。哀樂何由而至。自頃辀張。困于逆亂。國破家亡。親友雕殘。塊然獨坐。則哀憤俱至。時復相與舉觴對膝。破涕為笑。排終身之積慘。求數刻之暫歡。譬由疾疢彌年。而欲一丸銷之。其可得乎。夫才生于世。世實須才。和氏之璧。焉得獨曜于郢握。夜光之珠。何得專玩于隨掌。天下之寶。固當與天下真之。但分析之日。不能不悵恨爾。然后知聃周之為虛誕。嗣宗之為妄愚于虞而知于秦。遇與不遇也。今君遇之矣。勖之而已。不復屬意于文。二十余年矣。久廢則無次。想必欲其一反。故稱指送一篇。適足以彰來詩之益美耳。琨頓首頓首。
    厄運初遘。陽爻在六。干象棟傾。坤儀舟覆。橫厲糾紛。群妖競逐。火燎神州。洪流華域。
    彼黍離離。彼稷育育。哀我皇晉。痛心在目。

    天地無心。萬物同涂。禍淫莫驗。福善則虛。逆有全邑。義無完都。英蕊夏落。毒卉冬敷。
    如彼龜玉。韞櫝毀諸。芻狗之談。其最得乎。

    咨余軟弱。弗克負荷。愆釁仍彰。榮寵屢加。威之不建。禍延兇播。忠隕于國。孝愆于家。
    斯罪之積。如彼山河。斯釁之深。終莫能磨。

    郁穆舊姻。嬿婉新婚。不慮其敗。唯義是敦。裹糧攜弱。匍匐星奔。未輟爾駕。已隳我門。
    二族偕覆。三孽并根。長慚舊孤。永負冤魂。

    亭亭孤干。獨生無伴。綠葉繁縟。柔條修罕。朝采爾實。夕捋爾竿。竿翠豐尋。逸珠盈碗。
    實消我憂。憂急用緩。逝將去矣。庭虛情滿。

    虛滿伊何。蘭桂移植。茂彼春林。瘁此秋棘。有鳥翻飛。不遑休息。匪桐不棲。匪竹不食。
    永戢東羽。翰撫西翼。我之敬之。廢歡輟職。 

    音以賞奏。味以殊珍。文以明言。言以暢神。之子之往。四美不臻。澄醪覆觴。絲竹生塵。
    素卷莫啟。幄無談賓。既孤我德。又闕我鄰。 

    光光假生。出幽遷喬。資忠履信。武烈文昭。旌弓骍骍。輿馬翹翹。乃奮長縻。是轡是鑣。
    何以贈之。竭心公朝。何以敘懷。引領長謠。

    重贈盧諶詩
    握中有玄璧。本自荊山璆。惟彼太公望。昔在渭濱叟。鄧生何感激。千里來相求。白登幸曲逆。鴻門賴留侯。
    重耳任五賢。小白相射鉤。茍能隆二伯。安問黨與仇。中夜撫枕嘆。相與數子游。吾衰久矣夫。何其不夢周。
    誰云圣達節。知命故不憂。宣尼悲獲麟。西狩涕孔丘。功業未及建。夕陽忽西流。時哉不我與。去乎若云浮。
    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狹路傾華蓋。駭駟摧雙辀。何意百煉剛。化為繞指柔。

    附2:重贈劉琨詩 盧諶
    璧由識者顯,龍因慶云翔。茨棘非所憩,翰飛游高岡。余音非九韶,俁以儀鳳凰。新城非芝圃,曷由殖蘭芳。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一 盧諶
    浚哲惟皇,紹熙有晉。振厥弛維,光闡遠韻。有來斯雍,至止伊順。三臺摛朗,四岳增峻。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二 盧諶
    伊陟佐商,山甫翼周。弘濟艱難,對揚王休。茍非異德,曠世同流。加其忠貞,宣其徽猷。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三 盧諶
    伊諶陋宗,昔遘嘉惠。申以婚姻,著以累世。義等休戚,好同興廢。孰云匪諧,如樂之契。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四 盧諶
    王室喪師,私門播遷。望公歸之,視險忽艱。茲愿不遂,中路阻顛。仰悲先意,俯思身愆。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五 盧諶
    大鈞載運,良辰遂往。譬彼日月,迅過俯仰。感今惟昔,口存心想。借曰如昨,忽為疇曩。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六 盧諶
    疇曩伊何,逝者彌疏。溫溫恭人,慎終如初。覽彼遺音,恤此窮孤。譬彼樛木,蔓葛以敷。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七 盧諶
    妙哉蔓葛,得托樛木。葉不云布,華不星燭。承侔卞和,質非荊璞。眷同尤良,用乏驥騄。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八 盧諶
    承亦既篤,眷亦既親。飾獎駑猥,方駕駿珍。弼諧靡成,良謨莫陳。無覬狐趙,有與五臣。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九 盧諶
    五臣奚與,契闊百罹。身經險阻,足蹈幽遐。義由恩深,分隨昵加。綢繆委心,自同匪他。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 盧諶
    昔在暇日,妙尋通理。尤彼意氣,狹是節士。情以體生,感以情起。趣舍同要,窮達斯已。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一 盧諶
    由余片言,秦人是憚。日磾效忠,飛聲有漢。桓桓撫軍,古賢作冠。來牧幽都,濟厥涂炭。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二 盧諶
    涂炭既濟,寇挫民阜。謬其疲隸,授之朝右。上懼任大,下欣施厚。實祗高明,敢忘所守。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三 盧諶
    相彼反哺,尚在翔禽。孰是人斯,而忍斯心。每憑山海,庶覿高深。遐眺存亡,緬成飛沈。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四 盧諶
    長徽已纓,逝將徙舉。收跡西踐,銜哀東顧。曷云涂遼,曾不咫步。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五 盧諶
    綿綿女蘿,施于松標。稟澤洪干,晞陽豐條。根淺難固,莖弱易雕。操彼纖質,承此沖飆。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六 盧諶
    纖質實微,沖飆斯值。誰謂言精,致在賞意。不見得魚,亦忘厥餌。遺其形骸,寄之深識。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七 盧諶
    先民頤意,潛山隱幾。仰熙丹崖,俯澡綠水。無求于和,自附眾美。慷慨遐蹤,有愧高旨。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八 盧諶
    爰造異論,肝膽楚越。惟同大觀,萬涂一轍。死生既齊,榮辱奚別。處其玄根,廓焉靡結。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十九 盧諶
    福為禍始,禍作福階。天地盈虛,寒暑周回。夫差不祀,釁在勝齊。句踐作伯,祚自會稽。

    贈劉琨詩二十首之二十 盧諶
    邈矣達度,唯道是杖。形有未泰,神無不暢。如川之流,如淵之量。上弘棟隆,下塞民望。

    答劉琨詩二首之一 盧諶
    隨寶產漢濱,摛此夜光真。不待卞和顯,自為命世珍。

    答劉琨詩二首之二 盧諶
    誰言日向暮,桑榆猶啟晨。誰言繁菜實,振藻耀芳春。百煉或致屈,繞指所以伸。

    秋宿湘江遇雨 譚用之
    江上陰云鎖夢魂,江邊深夜舞劉琨。秋風萬里芙蓉國,暮雨千家薜荔村。
    鄉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誰肯重王孫。漁人相見不相問,長笛一聲歸島門。

    避地司空原言懷 李白
    南風昔不競,豪圣思經綸。劉琨與祖逖,起舞雞鳴晨。雖有匡濟心,終為樂禍人。我則異于是,潛光皖水濱。
    卜筑司空原,北將天柱鄰。雪霽萬里月,云開九江春。俟乎泰階平,然后托微身。傾家事金鼎,年貌可長新。
    所愿得此道,終然保清真。弄景奔日馭,攀星戲河津。一隨王喬去,長年玉天賓。

    塞外月夜寄荊南熊侍御 武元衡
    南依劉表北劉琨,征戰年年簫鼓喧。云雨一乖千萬里,長城秋月洞庭猿。

    睹軍回戈 韋莊
    關中群盜已心離,關外猶聞羽檄飛。御苑綠莎嘶戰馬,禁城寒月搗征衣。
    漫教韓信兵涂地,不及劉琨嘯解圍。昨日屯軍還夜遁,滿車空載洛神歸。

    八十一吟 陸游
    八十古云耄,吾今不啻過。山程雨芒屩,水宿一漁蓑。雞唱劉琨舞,牛疲寧戚歌。春寒欺短褐,將奈此翁何!

    夜歸偶懷故人獨孤景略 陸游
    買醉村場半夜歸,西山落月照柴扉。劉琨死后無奇士,獨聽荒雞淚滿衣!

    蜀州大閱 陸游
    曉束戎衣一悵然,五年奔走遍窮邊。平生亭障休兵日,慘澹風云閱武天。
    戍隴舊游真一夢,渡遼奇事付他年。劉琨晚抱聞雞恨,安得英雄共著鞭!

    劉琨 文天祥
    中原蕩分崩,壯哉劉越石。連蹤起幽并,只手扶晉室。福華天意乘,匹磾生鬼蜮。公死百世名,天下分南北。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賦 文天祥
    寥陽殿上步黃金,一落顛崖地獄深。蘇武窖中偏喜臥,劉琨囚里不妨吟。
    生前已見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薩心。萬里風沙知己盡,誰人會得廣陵音。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重贈盧諶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