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80分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李靖

    李靖(571—649),字藥師,京兆府三原(今屬陜西)人,唐朝偉大的軍事家、軍事理論家、統帥。

    出生于官宦之家,祖父李崇義曾任殷州刺史,封永康公;父李詮仕隋,官至趙郡太守。李靖長得儀表魁偉,由于受家庭的熏陶,從小就有“文武才略”,又頗有進取之心,曾對父親說:“大丈夫若遇主逢時,必當立功立事,以取富貴。”他的舅父韓擒虎是隋朝名將,每次與他談論兵事,無不拍手稱絕,并撫摩著他說:“可與論孫、吳之術者,惟斯人矣。”

    李靖先任長安縣功曹,后歷任殿內直長、駕部員外郎。他的官職雖然卑微,但其才干卻聞名于隋朝公卿之中,吏部尚書牛弘稱贊他有“王佐之才”,隋朝大軍事家、左仆射楊素也撫著坐床對他說:“卿終當坐此!”

    大業(605—617)末年,李靖任馬邑郡(治今山西朔縣東)丞。這時,反隋暴政的農民斗爭已風起云涌,河北竇建德,河南翟讓、李密,江淮杜伏威、輔公祏等領導的三支主力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滌蕩著隋皇朝的腐朽統治。身為隋朝太原留守的李淵也暗中招兵買馬,伺機而動。李靖察覺了他的這一動機,遂“自鎖上變”,將往江都,以告發此事。但當到了京城長安時,關中已經大亂,因道路阻塞而未能成行。不久,李淵于太原起兵,并迅速攻占了長安,俘獲了李靖。李靖滿腹經綸,壯志未酬,在臨刑將要被斬時,大聲疾呼:“公起義兵,本為天下除暴亂,不欲就大事,而以私怨斬壯士乎!”李淵欣賞他的言談舉動,李世民愛慕他的才識和膽氣,因而獲釋。不久,被李世民召入幕府,充做三衛。武德元年(618)五月,李淵建唐稱帝,李世民被封為秦王。為了平定割據勢力,李靖隨從秦王東進,平定在洛陽稱帝的王世充,以軍功授任開府。從此,李靖開始嶄露頭角。

    當進擊王世充的戰役打響不久,盤踞在江陵(今屬湖北)的后梁蕭銑政權派舟師溯江而上,企圖攻取唐朝峽州(今湖北宜昌)、巴、蜀等地,被峽州刺史許紹擊退,遂退守安蜀城及荊門城。為了削平后梁蕭銑這一割據勢力,唐高祖李淵調李靖赴夔州(今四川奉節)安輯蕭銑。

    李靖奉命,率數騎赴任,在途經金州(今陜西安康)時,適遇蠻人鄧世洛率數萬人屯居山谷間,廬江王李瑗進討,接連敗北。李靖為廬江王出謀劃策,一舉擊敗了蠻兵,俘虜甚多。于是順利通過金州,抵達峽州。這時,由于蕭銑控制著險塞,再次受阻,遲遲不能前進。李淵卻誤以為他逗留不前,貽誤軍機,秘密詔令許紹將他處死。許紹愛惜他的才干,為他請命,才免于一死。

    不久,開州蠻人首領冉肇則叛唐,率眾進犯夔州,趙郡王李孝恭率唐軍出戰失利,李靖則率八百士卒襲擊其營壘,大破蠻兵。后又在險要處布下伏兵,一戰而殺死肇則,俘獲五千多人。當捷報傳到京師時,唐高祖高興地對公卿說:“朕聞使功不如使過,李靖果展其效。”立即頒下璽書,慰勞李靖說:“卿竭誠盡力,功效特彰。遠覽至誠,極以嘉賞,勿憂富貴也。”李靖的精誠至忠博得了李淵的信用,改變了對他的成見,并親筆寫敕與李靖說:“既往不咎,舊事我久忘之矣。”

    武德四年(621)正月,李靖鑒于敵我雙方的情勢,上陳了攻滅蕭銑的十策,得到了唐高祖的重視,二月即任命李孝恭為夔州總管,擢任李靖為行軍總管,兼任孝恭行軍長史。高祖又以為孝恭不太精通軍旅之事,“三軍之任,一以委靖”。李靖實際上已成為三軍統帥。

    李靖組織人力和物力大造舟艦,組織士卒練習水戰,做好下江陵的準備。同時,他見巴、蜀之地歸附唐皇朝不久,各部族還不太穩定,為了解除后顧之憂,他勸說李孝恭把各部族酋長子弟都召集到夔州,根據才能的優劣分別授以官職,安置在左右,“外示引擢,實以為質”。這對于穩固巴、蜀政局起了積極的作用。

    這年九月,唐高祖詔令調發巴、蜀兵士,集結于夔州,并任命趙郡王李孝恭為荊湘道行軍總管,李靖兼行軍長史,統轄十二總管,自夔州順流東進;又任命廬江王李瑗為荊郢道行軍元帥,出襄州道,為北路軍;黔州刺史田世康出辰州道,為南路軍;黃州總管周法明出夏口道,為東路軍。四路大軍分頭并進,一齊殺向江陵,發起了一場規模巨大的軍事攻勢。

    這時,適值秋天雨季,江水暴漲,流經三峽的濤濤江水咆哮狂奔而下,響聲震撼著峽谷。蕭銑滿以為水勢洶涌,三峽路險難行,唐軍不能東下,遂休養士兵,不加防備。唐將也大都望而生畏,請求待洪水退后再進兵。李靖以他那超人的膽識和謀略,力排眾議,說:“兵貴神速,機不可失。今兵始集,銑尚未知,若乘水漲之勢,倏忽至城下,所謂疾雷不及掩耳,此兵家上策。縱彼知我,倉卒征兵,無以應敵,此必成擒也。”孝恭依從其議,遂率戰艦二千余艘,沿著三峽,沖破驚濤駭浪,順流東進。由于蕭銑毫無防備,唐軍連破荊門、宜都二鎮,并乘勝前進,十月即抵夷陵城(湖北宜昌)下。

    這時,蕭銑的驍將文士弘率數萬精兵駐守在附近的清江。李孝恭大兵一到,即想進擊。李靖勸告他說:“士弘,銑之健將,士卒驍勇,今新失荊門,盡兵出戰,此是救敗之師,恐不可當也,宜且泊南岸,勿與爭鋒,待其氣衰,然后奮擊,破之必矣。”李靖的避其兵鋒,挫其銳氣,然后一戰可擒的戰術是很正確的,但李孝恭由于連戰告捷,錯誤地估計了敵人的力量,沒有聽從他的勸告,遂命李靖留守軍營,自己率兵出戰。果然不出李靖所料,雙方一交戰,孝恭軍大敗,即逃奔南岸,損失很大。文士弘獲勝以后,即縱兵四出搶掠,兵士肩扛手提,多有收獲。李靖見敵軍隊伍大亂,遂不失時機,迅即指揮唐軍出戰。文士弘軍隊一時難以收攏,措手不及,結果被唐軍打得落花流水,被殺及溺水而死者將近一萬人,獲得舟艦四百余艘。

    攻下夷陵之后,李靖又馬不停蹄,率輕騎五千為先鋒,直奔后梁都城江陵,李孝恭率大軍繼后。李靖首先攻克江陵外城,接著又占領水城,繳獲了大批舟艦,卻讓孝恭全部散棄江中,順流漂下。諸將對此做法都困惑不解,認為繳獲敵船,正好充當軍艦,為何卻遺棄江中,以資敵用?李靖胸有成竹地說:“蕭銑之地,南出嶺表,東距洞庭,吾懸軍深入,若攻城未拔,援軍四集,吾表里受敵,進退不獲,雖有舟楫,將安用之?今棄舟艦,使塞江下,援兵見之,必謂江陵已破,未敢輕進,往來覘伺,動淹旬月,吾取之必矣。”李靖的疑兵之計果然奏效,長江下游的蕭銑援兵見江中到處都是遺棄散落的舟艦,以為江陵已破,都疑懼不前。交州刺史丘和、長史高士廉等將赴江陵朝見,在行進途中聽說蕭銑已敗,便都到孝恭營中投降。

    唐軍把江陵圍得水泄不通。蕭銑見內外隔絕,外無援兵,城內又難以支持,走投無路,遂開門投降唐軍。李靖率軍進入城內,號令嚴肅,秋毫無犯。這時,諸將都以為蕭銑將帥抗拒官軍,罪大惡極,建議籍沒其家財產,用以犒賞官軍將士。李靖立即出面勸止,曉以大義,說:“王者之兵,吊人而取有罪,彼其脅驅以來,藉以拒師,本非所情,不容以叛逆比之。今新定荊、郢,宜示寬大,以慰其心,若降而籍之,恐自荊而南,堅城劇屯,驅之死守,非計之善也”。李靖高瞻遠矚,寬宏大度,不貪財寶,確比諸將更高一籌。他這一做法頗得人心,由是江、漢紛紛望風歸降。蕭銑投降幾天之后,有十幾萬援軍相繼趕到,聽說蕭銑已經投降,唐朝的政策寬大,也都放下兵器不戰而降。

    李靖佐助李孝恭出師,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即消滅了江南最大的割據勢力后梁,戰功卓著,唐高祖詔封他為上柱國、永康縣公,賜物二千五百段。

    攻取江陵的戰斗歷程,表現出了李靖杰出的軍事才干,他進一步得到了唐高祖的倚重。戰事剛一結束,即擢任為檢校荊州刺史,命他安撫嶺南諸州,并特許承制拜授。這年十一月,李靖越過南嶺,到達桂州(今屬廣西),派人分道招撫,所到之處,皆望風歸降。大首領馮盎、李光度、寧真長皆派遣子弟求見,表示歸順,李靖承制都授以官爵。于是連下九十六州,所得民戶六十余萬。自此,“嶺南悉平”。高祖下詔勞勉,授任嶺南道撫慰大使,檢校桂州總管。李靖以為南方偏僻之地,距朝廷遙遠,隋末大亂以來,未受朝廷恩惠,若“不遵以禮樂,兼示兵威,無以變其風俗”,遂率其所部兵馬從桂州出發南巡,所經之處,李靖親自“存撫耆老,問其疾苦”,得到當地人民的擁護,于是“遠近悅服”,社會安定。

    武德六年(623)七月,原投降唐皇朝的農民起義軍將領杜伏威、輔公祏二人不和,輔公祏乘杜伏威入朝之際,竊據丹陽(今江蘇南京),舉兵反唐。高祖命李孝恭為帥,李靖為副帥,率李績等七總管東下討伐。輔公祏派大將馮惠亮率三萬水師駐守當涂(今安徽當涂),陳正道率二萬步騎駐守青林,從梁山用鐵索橫亙長江,以阻斷水路。并筑造建月城,綿延十余里,以為犄角之勢。孝恭召集諸將議軍事,大都認為,公祏勁兵連柵,固守不戰。若直取丹陽,搗毀其巢窠,惠亮則不戰自降。李靖透辟地分析了敵方形勢,認為公祏留守的也是精銳部隊,他們極力堅守,“若我師至丹陽,停留旬月,進則公祏未平,退則惠亮為患,此便腹背受敵,恐非萬全之計”。惠亮、正道雖然據城持重,“今若攻其城,乃是出其不意,滅賊之機,唯在此舉”。孝恭依從其計。李靖遂率黃君漢等水陸并進,經過浴血奮戰,殺傷敵軍萬余人。馮惠亮招架不住,落荒而逃。接著李靖又乘勝而進,率輕兵直抵丹陽城下,公祏驚恐不安,兵雖眾多,但人無戰心,不得不棄城出逃,后被活捉,于是“江南悉平”。

    李靖運籌帷幄,判斷準確,很快地平定了輔公祏的反叛。高祖為了嘉獎他的軍功,賜物千段,并賜奴婢一百口,良馬一百匹。設立東南道行臺,授任他為行臺兵部尚書。高祖十分欽佩他的軍事才干,極口贊嘆說:“靖乃銑、公祏之膏肓也,古韓(信)、白(起)、衛(青)、霍(去病)何以加!”

    江南的局勢安定以后,北方的形勢又一時緊張起來。隋末唐初,東突厥勢力強大,李淵太原起兵時,曾向突厥始畢可汗稱臣,以換取北方的相對安定。唐皇朝建立后,突厥一方面支持薛舉、劉武周等割據勢力,與唐皇朝分庭抗禮;另一方面,又自恃兵強馬壯,不斷舉兵南下侵擾。在平定江南中功勛卓著的李靖又被調到北方,以反擊突厥。

    武德八年(625)八月,突厥頡利可汗率十余萬人越過石嶺,大舉進犯太原(今山西太原西南),唐高祖馬上命李靖為行軍總管,統率一萬多江淮兵駐守太谷,與并州總管任瑰等迎擊敵人。由于突厥來勢兇猛,諸軍迎戰多失利,任瑰全軍覆沒,唯李靖軍得以保全。不久,又調李靖為靈州道行軍總管,以抗擊東突厥。

    武德九年八月,唐太宗剛即位不幾天,突厥頡利可汗乘唐朝皇帝更替之機,遂率十幾萬精銳騎兵再次進犯涇州(今甘肅涇川西北),并長驅直入,兵臨渭水便橋之北,不斷派精騎挑戰,還派其心腹執失思力入朝,以觀察虛實。當時征調的諸州軍馬尚未趕到,長安市民能拿兵器打仗者也不過幾萬人,形勢十分危急。在此種情況下,太宗曾冒險親臨渭水橋,與頡利可汗結盟,突厥才退兵。事后,太宗擢任李靖為刑部尚書,不久轉任兵部尚書。因他作戰屢建功績,賜實封四百戶。

    此后不久,東突厥國內發生了變亂,所屬薛延陀、回紇、拔野古諸部相繼叛離,又恰遇暴風雪,羊馬死亡甚多,因而發生了饑荒,族人紛紛離散。貞觀三年(629)八月,唐太宗接受了代州都督張公瑾的建議,決定出擊東突厥,命兵部尚書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以張公瑾為副,發起了強大的軍事攻勢。又任命并州都督李績、華州刺史柴紹、靈州大都督薛萬徹等為各道總管,統率十幾萬軍隊,分道出擊突厥。

    貞觀四年正月,朔風凜冽,李靖率領三千精銳騎兵,冒著嚴寒,從馬邑(今山西朔縣)出發,向惡陽嶺挺進。頡利可汗萬萬沒有想到唐軍會突如其來,兵將相顧,無不大驚失色。他們判定:如果唐兵不傾國而來,李靖決不會孤軍深入,于是“一日數驚”。李靖探知這一消息,密令間諜離間其心腹,其親信康蘇密前來投降。李靖迅即進擊定襄,在夜幕掩護下,一舉攻入城內,俘獲了隋齊王楊暕之子楊正道及原煬帝蕭皇后,頡利可汗倉皇逃往磧口(今內蒙二連浩特西南)。李靖因軍功進封代國公,賜物六百段及名馬、寶器等。太宗高興地對大臣說:“李陵以步卒五千絕漠,然卒降匈奴,其功尚得書竹帛。靖以騎三千,喋血虜庭,遂取定襄,古未有輩,足澡吾渭水之恥矣!”

    在李靖勝利進軍的同時,李績也率軍從云中(今山西大同)出發,與突厥軍在白道(今內蒙呼和浩特北)遭遇。唐軍奮力沖殺,把突厥軍打得潰不成軍。頡利可汗一敗再敗,損失慘重,遂退守鐵山,收集殘兵敗將,只剩下幾萬人馬了。

    頡利可汗處于山窮水盡的境地,他派執失思力入朝請罪,請求內附,并表示愿意入朝。其實,他內心尚猶豫未決,意欲贏得時間,以茍延殘喘,俟草青馬肥之時,逃到大漠以北,以卷土重來。

    唐太宗派遣鴻臚卿唐儉等前去安撫,又詔命李靖率兵迎頡利可汗入朝。李靖率兵抵達白道,與李績謀議說:“頡利雖敗,其眾猶盛,若走度磧北,保依九姓,道路且遠,追之難及。今詔使在彼,虜必自寬,若選精騎一萬,赍二十日糧往襲之,不戰可擒矣。”商議已定,遂率軍連夜出發,李績繼后而進。

    李靖率軍進至陰山,遇到突厥斥候千余帳,一戰而全部俘獲,命與唐軍同行。這時,頡利可汗見到唐使臣,放松了戒備。李靖前鋒蘇定方率領的兩百余騎又乘著大霧,悄然疾行,直到距牙帳七里遠的地方才被發覺。如同驚弓之鳥的頡利可汗慌忙騎馬逃走,突厥軍也四散而逃。李靖大軍隨之趕到,殺敵一萬余人,俘虜十幾萬,繳獲牛羊數十萬只(頭),并殺死隋義成公主。頡利可汗率萬余人想北過大漠,在磧口受李績所阻,不能北逃,其大酋長皆率眾投降。不久,頡利可汗被大同道行軍總管任城王李道宗擒獲,并送到京師。東突厥從此宣告滅亡了。

    自隋朝以來,突厥是西北的強國。李靖等滅了東突厥,不僅解除了唐朝西北邊境的禍患,而且也洗刷了唐高祖與太宗向突厥屈尊的恥辱。因此,唐太宗頗有感慨地說:“朕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往來國家草創,突厥強梁,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稱臣于頡利,朕未嘗不痛心疾首,志滅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暫動偏師,無往不捷,單于稽顙,恥其雪乎!”太上皇李淵也欣喜萬分,他把太宗、貴臣十幾人,還有諸王、王妃、公主等召至凌煙閣,設宴慶祝。他一時興起,還親自彈起了琵琶,太宗起舞,大臣們也接連起身舉杯祝賀,一直延續到深夜。

    李靖雖在戰場上勇猛善戰,叱吒風云,但卻性情沉厚。事后御史大夫蕭瑀妄加劾奏李靖治軍無方,在襲破頡利可汗牙帳時,一些珍寶文物,都被兵士搶掠一空,請求司法部門予以審查。太宗雖一時不明緣由,特赦不得審查。在李靖入見時,唐太宗仍嚴加責備,李靖卻不加辯白,只是頓首謝罪。太宗以其功勞大,加授左光祿大夫,賜絹一千匹,加實封戶,通前為五百戶。后來,唐太宗知道李靖受了誣告,又賜絹二千匹,并由兵部尚書晉升為右仆射,成為宰輔。在宰相議政時,又“恂恂似不能言”。

    李靖在青少年時曾銳意進取,然而一旦富貴在身,又深懼盈滿,能知足而退。到了貞觀八年(634)十月,擔任宰相職務剛滿四年的李靖即以足疾辭任,而且言辭懇切。唐太宗明白他的心意,并十分欣賞他的這一舉動,派遣中書侍郎岑文本轉告他說:“朕觀自古已來,身居富貴,能知止足者甚少。不問賢智,莫相自知,才雖不堪,強欲居職,縱有疾病,猶自勉強。公能識達大體,深足可嘉,朕今非直成公雅志,欲以公為一代楷模。”特頒下詔書,加授特進,賜物千段,尚乘馬兩匹。如足疾稍好一些,每二三天可到中書、門下平章政事。不久,又特賜李靖一條靈壽杖,以幫助他療養足疾。

    可此事還未過兩個月,就發生了吐谷渾進犯涼州的事件,朝廷決定興兵反擊。在任命統帥時,唐太宗自然想到了足智多謀、威名震撼邊庭的李靖,認為他是最為合適的人選,可惜足疾未愈。而這位年逾花甲的老將軍一聽到朝廷將遠征吐谷渾的消息,頓時精神抖擻,他顧不上足疾與年事已高,主動去求見宰相房玄齡,請求掛帥,親自遠征。唐太宗大喜過望,這年十二月,即任命李靖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又分別任命兵部尚書侯君集、刑部尚書任城王李道宗、涼州都督李大亮、右衛將軍李道彥、利州刺史高甑生等五人為各道行軍總管,統由李靖指揮。于是一場大規模的反擊吐谷渾的戰爭序幕拉開了。

    李靖奉命赴任之時,正值寒冬臘月季節。他一路踏著冰雪,風餐露宿,備嘗艱辛。翌年閏四月,唐軍在庫山(在今青海天峻)與吐谷渾交戰,李道宗部大敗吐谷渾,唐軍首戰告捷。

    狡詐的吐谷渾可汗伏允一面往西敗退,一面令人把野草燒光,以斷絕唐軍馬草。干草已被燒光,春草尚未萌生,諸將大都認為戰馬瘦弱,不可長途追擊。侯君集認為吐谷渾已“鼠逃鳥散,斥候亦絕,君臣攜離,父子相失,取之易如拾芥,此而不乘,后必悔之”。李靖完全贊同他的意見,決定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于是兵分兩路:李靖與薛萬均、李大亮等從北道,侯君集、李道宗從南道,兩路大軍一齊進發。

    李靖親自率領的北路軍進展順利。不幾天,其部將薛孤兒于曼頭山(今屬青海)擊敗吐谷渾軍,殺其名王,用繳獲的大批牛羊充作軍食。接著李靖的主力軍也先后于牛心堆、赤水源兩次大敗吐谷渾軍。侯君集、李道宗所率南路軍進展也很迅速,他們深入荒漠二千余里。這里荒無人煙,溫差變化大,有時酷熱難忍,有時寒冷得令人顫栗。有時無水,他們只能刺馬飲血解渴。唐軍克服了種種困難,長途奔襲,到了五月,終于在烏海(今青海興海)追上了伏允可汗,又大敗其軍,俘獲了其名王。薛萬均等于赤海也打敗了吐谷渾的天柱王軍。

    李靖都督各軍繼續進擊,又連戰告捷。李大亮軍于蜀渾山擊敗吐谷渾軍,獲其名王二十人。部將執失思力也在居茹川擊敗吐谷渾軍。唐軍乘勝進軍,經過積石山河源,一直打到吐谷渾西陲且末(今新疆且末)。部將契苾何力追擊伏允可汗,破其牙帳,殺數千人,繳獲牛羊二十多萬頭(只),并俘虜了其妻子。

    伏允可汗率一千多騎兵逃到磧中,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部下紛紛離散。不久,伏允可汗為部下所殺。其長子大寧王慕容順殺死天柱王,率眾降唐。李靖率軍經過了兩個月的浴血奮戰,平定了吐谷渾,并向京師告捷。唐朝為了控制吐谷渾舊境,封慕容順為西平郡王、趉故呂烏甘豆可汗,并留下李大亮協助防守。

    在進擊吐谷渾時,利州刺史高甑生任鹽澤道總管,未按期到達,貽誤了軍機,受到李靖的責備,他心懷不滿。戰事結束后,即串通廣州都督府長史唐奉義誣告李靖謀反。唐太宗令調查此事,弄清事實真象,判定高甑生以誣罔罪減死,流放邊疆。從此,李靖“乃闔門自守,杜絕賓客,雖親戚不得妄進”。

    不久,李靖以功進封衛國公。貞觀十七年(643),又與長孫無忌等二十四人圖像于凌煙閣,尊奉為功臣,并進位開府儀同三司。

    貞觀十八年,唐太宗親自征伐高麗,把李靖召入閣內,對他說:“公南平吳,北破突厥,西定吐谷渾,唯高麗未服,亦有意乎?”這位年過七旬的老將雖染病在身,仍表示愿意從行,對太宗說:“往憑天威,得效尺寸功。今疾雖衰,陛下誠不棄,病且瘳矣。”太宗見他實在年老體衰,未同意他遠征。

    李靖雖未從征高麗,但對前線的戰事頗為關注。唐太宗進至駐蹕山(今遼寧遼陽南)時,高麗兵傾國出動,內部空虛,李道宗曾請求率精兵五千,奇襲平壤,太宗未答應。事后回京,太宗詢問李靖說:“吾以天下之眾,困于蕞爾之夷,何也?”素以出奇制勝的李靖以為太宗未能聽從李道宗的計謀,便說:“此道宗所解。”太宗詢問李道宗,他說明了當時的建議未被采納,太宗聽后悵然說:“當時忽遽不憶也。”

    李靖明察事件,善于見微而知著。唐太宗要他教給侯君集兵法,后來侯君集上奏太宗,說李靖將反,因為每到精微之處,李靖則不教授。太宗聽后責備李靖,李靖卻回答說:“此君集反耳。今中夏乂安,臣之所教,足以安制四夷矣。今君集求盡臣之術者,是將有異志焉。”此時,君集尚未有任何反跡,太宗似不相信。一次,朝后回尚書省,君集騎馬越過省門數步尚未發覺。李靖見到這種情況,便對人說:“君集意不在人,必將反矣。”至貞觀十七年四月,侯君集果然與太子承干謀反,事情敗露后被殺,證明了李靖的預見準確無誤。

    在李靖的戎馬生涯中,他指揮了幾次大的戰役,取得了重大的勝利,這不僅因為他勇敢善戰,更因為他有著卓越的軍事思想與理論。他根據一生的實踐經驗,寫出了優秀的軍事著作,僅見于《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所著錄的有《六軍鏡》3卷,《陰符機》1卷,《玉帳經》1卷,《霸國箴》1卷,《宋史·藝文志》著錄的還有《韜鈐秘書》1卷,《韜鈐總要》3卷,《衛國公手記》1卷,《兵鈐新書》1卷和《弓訣》等,可惜后世都失傳了。今傳世的《唐太宗李衛公問對》(或稱《李衛公問對》)系宋人所撰,盜用李靖之名,不足為據。但從散見于杜佑《通典·兵典》及《太平御覽·兵部》中的《衛公兵法》,猶能管中窺豹,有關李靖的治軍、行軍作戰、扎營斥候等都有所記載。

    李靖嚴于治軍,賞罰分明,不避親疏與仇仇,以懲惡勸善,激勵將士。《衛公兵法》說:“盡忠益時、輕生重節者,雖仇必賞;犯法怠惰、敗事貪財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質直敦素者,雖重必舍;游辭巧飾、虛偽狡詐者,雖輕必戮;善無微而不贊,惡無纖而不貶,斯乃勵眾勸功之要術。”他欣賞諸葛亮斬馬謖的軍法嚴明,又稱道曹操因違犯軍紀而割發示眾。為了嚴肅軍紀,提高軍隊的戰斗素質,李靖申明了二十四條法令:如漏泄軍事斬之,背軍逃走斬之,或說道釋、祈禱鬼神、陰陽卜筮、災祥,訛言以動眾心,并與其往還言議者斬之,吏士所經歷侵略者斬之,奸人妻女及將婦人入營斬之,吏士破敵濫行戮殺、發冢焚廬、踐稼穡、伐樹木者斬之……。這樣,就能造就出一支戰斗力強、軍紀嚴明、深得民心的軍隊。

    在對敵作戰方面,李靖特別主張善于因勢利導。《衛公兵法》說:“凡事有形同而勢異者,亦有勢同而形別者。若順其可,則一舉而功濟;如從未可,則暫動而必敗。故孫臏曰:‘計者,因其勢而利導之。’”他認為:“如我方士卒已齊,號令已行,奇正已設,布陣已定,誓眾已畢,上下已怒,天時已應,地利已據,鼓角已震,風勢已順,敵人雖眾其奈我哉?”他還比喻說,面對張牙舞爪的猛虎,頭有利角的兇兕,自己手無寸鐵,身無蔽護,卻要與之搏斗,勢不可能,其道理也是非常明白的。他總結出:“兵有三勢:一曰氣勢,二曰地勢,三曰因勢。”如果將勇輕敵,士卒樂戰,三軍之眾,“志勵青云,氣等飄風,聲如雷霆,此所謂氣勢也”;如關山狹路,大阜深澗,道如“龍蛇盤陰,羊腸狗門,一夫守險,千人不過,此所謂地勢也”。如果因敵怠慢,勞役饑渴,“風波驚憂,將吏縱橫,前營未舍,后營未濟,此所謂因勢也。”善于因勢利導,是克敵制勝的重要條件。

    在以步兵、騎兵作戰為主的時代,李靖認為善于利用地形、地物是至關重要的。《衛公兵法》說:“《軍志》云:‘失地之利,士卒迷惑,三軍困敗,饑飽勞逸,地利為寶,不其然矣’。”他指出,要根據雙方的地利條件,及時決定自己的戰略戰術。比如:彼此都具有有利的地形,這時就要采取“讓而設伏,趨其所爰而傍襲之”的戰術;如彼此地形都不利,則采用“引而佯去,待其半出而邀擊之”的戰術;如在平曠的地方,適用騎兵沖殺,則要“率騎而與陣”;在地勢險隘之處,則適于步兵作戰。他還指出幾點指揮者禁忌的地方:在陰暗的沼澤之地,“沮洳幽穢、垣陷溝瀆,此車之害地也”。在有進無出之地,“大阜深谷,洿泥塹澤,此騎之敗地也”。他善于利用地物,在“深林盛薄”之地,可以使用矛鋌殺敵;在“蘆葦深草”之地,則必用風火。他總結說:“凡戰之道,以地為主,虛實為佐,變化為輔,不可專守險以求勝地也。仍須節之以金鼓,變之以權宜,用逸待勞,掩盡為疾,不明地利,其敗不旋踵矣。”

    李靖認為,為了戰勝敵人,使用反間計,促使對方相互猜忌,上下離心離德,這是瓦解敵人,戰而勝之的策略。《衛公兵法》說:“夫戰之取勝,此豈求之于天地,在乎因人而成之。歷觀古人用間,其妙非一也。即有間其君者,有間其親者,有間其賢者,有間其能者,有間其助者,有間其鄰好者,有間其左右者,……”他還進而指出了行使反間計的方法:“且間之道有五焉:有因其邑人,使潛伺察而致詞焉;有因其事,故泄虛假,令告示焉;有因敵人之使,矯使其事而返之焉;有審擇賢能,覘彼向背虛實而歸說之焉;有佯緩罪戾,微漏我偽情浮計使亡報之焉。”要更好地使用反間計,達到預期的目的,“皆須隱秘,重之以賞,密之又密,始可行焉”。李靖還進一步指出,在我方使用反間計的時候,還要提高警惕,嚴防自己中敵人的反間計。他說:“且夫用間以間人,人亦用間以間己,己以密往,人以密來,理須獨察于心,參會于事,則不失矣。”這樣才能萬無一失。如果只考慮用反間計,卻不提防對方也會使用反間計,以離間我方,就可能出現螳螂在前,黃雀在后的危險了。

    《衛公兵法》還列舉了將帥不善于統兵作戰的十大失敗因素:“軍中有賢能而不能用者敗;上下不相親而各談己長者敗;賞罰不當而兵士多怨者敗;知而不敢擊,不知而擊之者敗;地利不得,而卒多戰厄者敗;勞逸無別,不曉車騎之用者敗;覘候不審而輕敵懈怠者敗;行于險道,而不知深溝絕間者敗;陣無選鋒,而奇正不分者敗。”之所以會導致這十敗,是因指揮者不善于用人撫士,不知己知彼,不懂地理,不懂陣法等所造成的。因此他結論說:“凡此十敗,非天之殃,將之過也。”

    李靖對下營安寨及斥候也有一套理論。《衛公兵法》說:在平原廣袤、無險可守之地扎營,要作方營,即把軍隊分為七軍,“中軍在中央,六軍總管在四畔,象六出花。”為了防止敵人偷襲,必須放哨警戒,安排好斥候,哨兵“須擇勇敢之夫,選明察之士,兼使向導,潛歷山原,密其聲,晦其跡”,哨兵必須精明強干,見微而知著,“見水跡則可以測敵濟之早晚,觀樹動則可以辨來寇之驅馳也”。

    貞觀二十三年(649),李靖病情惡化,唐太宗親臨病榻慰問。他見李靖病危,涕淚俱下,十分難過地對李靖說:“公乃朕生平故人,于國有勞。今疾若此,為公憂之。”這年四月二十三日,李靖溘然逝去。享年七十九歲。唐太宗冊贈司徒、并州都督,給班劍、羽葆、鼓吹,陪葬昭陵。謚曰景武。墳墓如同衛青、霍去病故事,筑墳形如同突厥內燕然山、吐谷渾內積石二山形狀,“以旌殊績”。

    李靖軍功卓越。上元元年(760),唐肅宗把李靖列為歷史上十大名將之一,并配享于武成王(姜太公)廟。他才兼文武,出將入相,為唐朝的統一與鞏固立下了赫赫戰功。唐太宗曾給予高度評價:“……尚書仆射代國公靖,器識恢宏,風度沖邈,早申期遇,夙投忠款,宣力運始,效績邊隅,南定荊揚,北清沙塞,皇威遠暢,功業有成。”同時,他治軍、作戰又積累了一套成功的經驗,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了我國的軍事思想和理論。

 

 

 

相關人物

楊廣  楊炎  楊堅  楊玄感  褚遂良  朱晃  李世民  李淵  李績  高駢  高仙芝  狄仁杰  翟讓

相關文章

《李衛公問對》卷下   李靖簡介   《李衛公問對》卷中   《李衛公問對》卷上       唐擊吐谷渾之戰   唐滅東突厥之戰   李靖簡介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