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老版本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魯仲連義不帝秦

  魯仲連,又名魯仲連子,魯連子,魯仲子和魯連,是戰國末年齊國稷下學派后期代表人物,著名的平民思想家、辯論家和卓越的社會活動家。魯仲連的生卒年月不見史籍,據錢穆先生推算是公元前305年至公元前245年。魯仲連的籍貫亦不可考,司馬遷在其《史記》中僅記為“齊人”。據后人考證,魯仲連是今天聊城市荏平縣王老鄉望魯店人。根據《史記》《戰國策》《太平御覽》等史籍中關于魯仲連事跡記載綜合考察,魯仲連一生的活動軌跡大致是這樣的:生于聊城,學于臨淄,隱居于今桓臺、高青錦秋湖附近,游于趙,死于今高青縣高城鎮。
幼時的魯仲連在稷下學宮曾從師徐劫,專攻“勢數”之學。因為他勤學善思,博聞強記,所以頗為老師喜愛。尤其是他思維敏捷,口若懸河,很小即以辯才聞名遐邇,為時人青睞。當時的齊國人都津津樂道于他十二歲駁倒田巴以及三次責難盂嘗君的故事。田已是稷下學宮赫赫有名的辯士,曾“毀五帝,罪三王,訾五伯,離堅白,合同異,一日服千人”,但十二歲的魯仲連卻以“堂上之糞不除,郊草不蕓;白刃交前,不救流矢”的例子闡明了“人應該先急后緩”的道理,告誡他“急者不救,則緩者非務”,“夫危不能為安,亡不能為存,則無為貴學士矣”,提醒他國家危機四伏,形勢緊急,那種為辯而辯,脫離實際的辯論是毫無意義的,“有似梟鳴”,和夜貓子叫沒什么區別。最后田巴在魯仲連強有力的駁斥下心悅誠服,不但當著徐劫的面夸魯仲連是“飛兔驃裊”似的絕世英才,而且杜口易業,終身不復談。(事見《太平御覽》卷464)魯仲連在臨淄稷下學宮期間,與盂嘗君田文過從甚密。《戰國策》和《太平御覽》里記載了他與盂嘗君言語交鋒的三個故事。一是在《齊策三》,魯仲連規勸孟嘗君勿逐舍人。魯仲連先是舉了在一定情況下猿猴不如魚鱉,騏驥不如狐貍,曹沫不如農夫的例子,然后闡明“故物舍其所長,亡其所短,堯亦有所不及”的道理,告訴孟嘗君人各有所長,各有其短,用人的關鍵在于用其長而不用其短。自己不會用人,反而說人家無才并遺棄人家,這叫“不肖”和“拙”,并且指出了遺棄人才會樹敵招禍的危害。最后,孟嘗君聽從了魯仲連的勸告,沒有驅逐舍人。二是在《齊策四》,魯仲連譏諷孟嘗君非好士。魯仲連先用“雍門養椒亦,陽得子養”的例子反襯孟嘗君養土的虛偽和吝嗇,批評孟嘗君薄上、賤士的做法,待孟嘗君狡辯不是自己薄士,而是士今不如古之機,又用孟嘗君厚待所有的馬結果終得良馬,厚待所有的妃子結果終得美女的事實,類比出“應該厚待所有的士以求賢才”的觀點,提醒孟嘗君應該普遍提高士的待遇,平等真誠的對待士,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得到象古士那樣的賢才。三是在《太平御覽卷184》,魯仲連與孟嘗君談論“勢數”之學,魯仲連深得徐劫勢數真傳,不但理論上爐火純青,而且實踐上運用自如。他在跟孟嘗君講勢數時,沒有從理論到理論,而是深入淺出,形象直觀的用“關門”這一日常行為做例子,簡明扼要的點明“彼所起者非舉,勢也;彼可舉然后舉之,所謂‘勢數’的本質,很準確通俗地向一個外行人解釋了勢數審時度勢、相機而動、隨機應變的學科特點。可謂要言不煩,一語中的。
應該說,在魯仲連的早期活動中,他是以口才超群、談鋒機警的“辯士”形象呈現在世人面前的,但他和一般的辯士有著較為明顯的差別。稷下學宮中的“天口駢”田駢、“談天衍”鄒衍等人大多務虛談玄,斗嘴詭辯,將個人的思維能力和語言表達能力發揮到盡致,而魯仲連則注意理論聯系實際,為現實而辯,為國事而辯。尤為難能可貴的是他“位卑未敢忘憂國”,不把愛國掛在嘴上,言必行,行必果,將自己的辯才直接應用到幫助田單收復失地,光復齊國的斗爭實踐中。公元前284年,燕將樂毅率五國聯軍橫掃齊國,半年內攻下齊七十余城,除莒和即墨兩城外,齊國廣大地區慘遭淪陷。五年后,即墨守將田單率軍民眾志成城,頑強抵抗,以火牛陣大敗燕軍,并乘勢以摧枯拉朽之勢進行了戰略大反攻,“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就在復國形勢一片大好之機,距魯仲連居住地不遠的狄邑(今高青縣高城鎮)成了田單難啃的硬骨頭。在攻打狄邑之前,魯仲連斷言田單短期內攻不下狄邑,結果魯仲連的話不幸言中,狄邑三月不克。田單既苦惱又奇怪,就去向魯仲連請教。魯仲連直言相告田單,過去在即墨時是“將軍有死之心,而士卒無生之氣”,上下一心,同仇敵 ;而現在呢,隨著地位、境遇的變化,田單“黃金橫帶”,只顧養尊處優,“有生之樂,無死之心”,不再身先士卒,不再不怕犧牲了,所以小小狄邑就成了“攔路虎”,久攻不下。田單聽了魯仲連切中要害的分析后,恍然大悟,回去后親臨戰陣,揮旗擂鼓,一舉就攻克了狄城。過了不久,田單勢如破竹,一直打到魯仲連的故鄉——聊城城下。由于燕國大將負隅頑抗,垂死掙扎,田單攻城很不順利。正一籌莫展之機,魯仲連來了。因為魯仲連精通勢數,對當時齊、燕兩國的局勢和燕將的性格、心理分析透徹,把握準確,所以魯仲連提筆給燕國大將寫了一封信,用箭射到城里,以“攻心為上”,“擒賊先擒王”。在這封信中,魯仲連先是結合齊、燕兩國的局勢,諄諄告誡燕將死守孤城是非忠、勇非智;又站在燕將的角度上,分析歸燕、降齊的不同好處;最后又用曹沫和管仲的例子指出“行小節,死小恥”是不明智的做法,勸誘燕將以“小節”而成“終身之名”,以“小恥”而立“累世之功”,放棄聊城。結果,魯仲連說到心坎里的一番話令燕將心服口服,罷兵而去。就這樣,魯仲連用語言攻下了聊城,一箭書退敵百萬兵,創造了中國軍事史和論辯史上的奇跡。(事見《戰國策·齊策六》)從魯仲連幫助田單攻狄、復聊的史實,我們可以看出,魯仲連不僅僅是聰慧過人、才智非凡的語言大師,不僅僅是善于排患解難、解人締結的及時雨和熱心腸,而且更是一個急公好義、有著強烈愛國思想和社會責任感、救民于水火的平民愛國者。他生于聊,居于狄,對聊城人民和狄邑人民感情深厚;他生逢國家敗亡、山河破碎的亂世,對光復祖國充滿期望;是他兩次出山,助田單一臂之力的心理內因。
魯仲連不僅在破燕復齊的進程中出奇謀,立奇功,為光復祖國做出了杰出貢獻,而且在當時的國際外交舞臺上,也能時刻以齊國利益為重,扶危濟困,仗義直言,一展齊國高士的風采。其中“痛斥辛垣衍,義不帝秦”的事跡廣為后世傳頌。據《戰國策·趙策三》和《資治通鑒》的記載,周赦王五十七年(前258年),秦為了達到稱帝的目的,擴張疆土,包圍了趙國的都城邯鄲。魏安 王得到這個消息后急忙派大將晉鄙火速馳援趙國。秦昭襄王得知魏出兵救趙,寫信恐嚇魏王,揚言誰救趙先攻擊誰。魏王收信后救趙決心發生動搖,命令晉鄙留兵于鄴(河北滋縣南;另一說是湯陰)。既擺出救趙的姿態,又不敢貿然采取行動。他還派魏將辛垣衍秘密潛入邯鄲,想通過趙相平原君趙勝說服趙孝成王一起尊秦為帝,以屈辱換和平,以解邯鄲燃眉之急。平原君在內憂外患災禍頻仍的情況下,亂了方寸。正在這緊急關頭,在趙國游學的魯仲連出現了。
應該說,魯仲連做為一個齊國人在強秦圍困下的邯鄲城中出現,并非歷史的偶然。因為強秦圍困邯鄲的目的是為了稱帝,而秦稱帝對齊國的國際地位極為不利。如果秦稱帝,其他五國再一歸附,齊國的滅亡之日就屈指可數了。魯仲連通曉“勢數”,深諳國際力量的變化給齊國帶來的后果,于是他挺身而出,為了齊國的利益拼死一辯。在平原君趙勝的引薦下,他見到了辛垣衍。首先,他直接了當、一針見血地指出秦乃虎狼之邦的本質:“彼秦者,棄禮義而上首功之國也。權使其士,虜使其民。”聲明自己寧可“赴東海而死”也決不為之民,在魏國人面前顯示了齊國人不畏強暴、反抗虐行的決心。繼而具體指明了救趙的策略——迅速組建魏燕齊楚同盟,聯合起來救趙擊秦。當辛垣衍聲稱魏國不想救趙時,魯仲連舉了“齊威王生而朝周,死則叱之”的例子力陳秦稱帝之害。周天子活著的時候,齊威王年年朝拜,不管周“貧且微”,也不管“諸侯莫朝”,可謂是忠誠之至,盡了臣子之禮;可周天子死的時候,僅僅因為齊國的使臣去晚了點,周的使臣就親赴齊地,揚言要斬威王。可見,帝和臣的關系是極不平等的,帝對臣的要求是苛刻嚴厲的,帝是“反復無常”的。魯仲連的言外之意是,魏一旦尊秦為帝,必然要喪失國家自主權,必然要受秦的擺布和苛責,尊秦為帝,對魏國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接著,當辛垣衍說畏秦,并恬不知恥的大放厥詞說秦和魏是主仆關系時,魯仲連先是用歸謬法得出“秦王烹醢梁王”的假設性結論來激怒辛垣衍,后又用紂虐三公、 王輕視鄒魯的例子來警示辛垣衍,尊秦為帝,必受其辱,必遭其害。魯仲連說,鬼侯、鄂侯、文王,是紂王的三個諸侯,對紂王是極端忠誠,畢恭畢敬的。可是鬼候把女兒獻給紂王,紂王因為嫌他女兒丑就把他剁成了肉醬;鄂侯替鬼侯說情,講了幾句公道話,結果被紂王曬成了肉干;文王聽到鬼侯鄂侯的遭遇,僅僅表示了一下同情,嘆了口氣,紂王就把他關進 里一百天,想趁適當的機會殺死他,可見,“帝”從來都是殘暴專橫,蠻不講理的。不管你赤膽忠心也好,不忠誠也罷,只要稍微違背了他的意愿,惹他不高興,他就會對你橫加殺戮,視你為草芥。魯仲連向辛垣衍舉這個例子的目的,是想告訴辛垣衍,即使就如辛垣衍所言,魏國甘愿臣服秦國,秦國也不會放過魏國。你越軟他就越欺負你,直至把你滅亡。魯仲連又說,樂毅破齊后遑遑如喪家之犬的齊 王,就因為有過“東帝”的稱號,便不把魯國和鄒國放在眼里。明明是亡國之君,到人家國家里避難,卻偏要擺出帝王的威嚴, 三喝四,要這要那。魯國人準備用豬、牛、羊各十頭的太牢招待他他都嗤之以鼻,竟然要求魯國國君避開正朝住在外面,交出鑰匙、撩起衣襟、端著幾案在堂下侍候他進餐。鄒國國君剛剛去世,齊 王吊唁時,竟讓鄒國人把國君的靈樞從北面移向南面,讓他坐北朝南吊唁。魯仲連通過這個例子提醒辛垣衍,魏國假如尊秦為帝,秦就會以帝的身份來苛求、命令魏做這做那,不會再把魏當成平等的諸候來看待。到那時,魏將不會有尊嚴可言,只能任人擺布,任人宰割,“秦為刀俎,魏為魚肉”。最后,魯仲連又從魏王和辛垣衍的個人角度有針對性的分析了他們尊秦為帝的下場。如果尊秦為帝,秦國會越來越野心膨脹,肆無忌憚。秦王會安排他的人,如大臣、子女呀進入魏國的宮廷,會慢慢的讓梁王成為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傀儡,會架空梁王,使他成為有名無實、完全聽命于秦的“買辦”。而那時的辛垣衍,也會因為他是魏王的心腹而被秦想方設法排擠出朝臣的行列,不再有現在的尊位和榮華富貴。由于魯仲連在連續重復述說尊秦為帝的危害的基礎上,切入了辛垣衍的要害,所以,辛垣衍聽了坐立不安,最后改變了主張,聲稱自己再也不敢妄談尊秦為帝的事了。因而魯仲連的一番既慷慨激昂又含蓄深刻的說辭取得了效果,大獲成功。魯仲連說服辛垣衍后,秦將為之震驚,后撤50里。再后來,魏國的信陵君竊符救趙,解了邯鄲之圍。平原君想封賞魯仲連,魯仲連堅辭不受;又贈給魯仲連千金,魯仲連仍是堅辭不受。最后,棄金錢如糞土,視富貴如浮云的魯仲連,甩下一句:“對于天下人來說,最可貴的品質,是為人排患解難,卻從不索取回報。如果有所取,那就是商人的勾當,我不愿做。”飄然而去。應該說,從整個事件來看,魯仲連表現出了齊之高士的愛國、清廉、仗義的高尚德操,顯示了自己過人的膽識、高超的智慧和鞭辟入里、簡潔含蓄的論辯藝術,真可謂智勇雙全、德才兼備。
總而言之,從上述魯仲連的七事,特別是義不帝秦的壯舉,我們可以總結歸納出魯仲連在思想上、人品上、辯術上異于并超出同時代人的地方。在思想方面,魯仲連是一個融匯貫通、多元并存的綜合體,是稷下學宮百家爭鳴所結出的碩果和奇果。在他的身上,有縱橫家的影子,但他的愛國主義立場,毫不利己專門利他的作風,又與蘇秦、張儀背信棄義、貪圖富貴截然相反;他受名家辯士辯術的熏染,而又能跳出“為辯而辯”的泥沼,理論聯系實際,身體力行;他有儒家的仁政、民本思想,但他的“不在其位,亦謀其政”的平民參政意識和徹底摒棄富貴金錢的高土作風又與孔孟之道決不茍同;他受墨家影響,有很明顯的“兼愛”、“非攻”行為,但行動又遠比墨家大氣、積極;他隱居海上,有道家遁世之風,但又不完全歸隱,決不肯老死山林,常常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積極行動。在人品方面,魯仲連的愛國愛民、排患解難、淡泊名利的精神,令人敬佩、感奮;在辯術方面,魯仲連善用譬喻,善于舉例,善于分析形勢和說話人心理,語言環環相扣,邏輯縝密,給我們留下了很珍貴的語言財富。可以這樣說,深遂的思想,高尚的人格,超人的智慧,組成了一個富有個性和傳奇色彩的魯仲連。
  英雄永垂不朽,高士光照千秋。長江后浪推前浪,后來的人們推崇魯仲連的精神,學習模仿魯仲連的作風,繼承發揚魯仲連的浩然正氣。晉代的左思曾以“功成不受賞,高節卓不群”的詩句,贊美魯仲連;唐代的李白在《古風十九首之十》中極力推崇魯仲連“卻秦振英聲”的壯舉;周恩來總理也在《大江歌罷掉頭東》中借用“難酬蹈海亦英雄”的魯仲連遺事,抒發了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戰斗豪情。可以這樣說,一代又一代的“魯仲連”們,承襲“魯仲連”的精神,把我們這個勤勞勇敢,善良聰敏的民族,不斷的推向繁榮富強,不斷的推向幸福和光明。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