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腾讯版2018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霍去病

    霍去病(前145或前140—前117),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西漢杰出的軍事家、統帥。大將軍衛青姊衛少兒之子,衛青的外甥。任驃騎將軍,被封為冠軍侯,與衛青并為大司馬。

    霍去病是大將軍衛青姊衛少兒與平陽縣吏霍仲孺私通所生。因與皇戚的裙帶關系,十八歲就得到漢武帝寵幸,做了侍中。善于騎射。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被漢武帝任命為驃姚校尉,跟隨大將軍衛青出擊匈奴。此戰是漢武帝反擊匈奴的第一次大規模交戰,率領八百勇騎甩開大軍數百里去尋殲匈奴。殲敵二千零二十八人,其中包括相國、當戶和單于祖父輩貴人籍若侯產,生捕單于叔父羅姑比,功勞冠于全軍,于是武帝封食邑一千六百戶,并賜冠軍侯。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升任為驃騎將軍,率一萬騎兵出隴西(郡治狄道,今甘肅臨洮),越過烏戾山,討伐濮,渡過狐奴河(今甘肅石羊河),歷經五國,轉戰六天。在越過焉支山(今甘肅山丹東南之大黃山)一千多里后,同匈奴兵短兵相接,漢軍殺折蘭王,斬盧胡王,誅滅金甲,活捉渾邪王的兒子和相國、都尉,殲滅敵人八千九百六十人,繳獲休屠王的祭天佛象,漢軍損失十分之七。霍去病因攻被加封二千戶食邑。

    同年夏,為進一步殲滅匈奴有生力量,完全控制河西走廊,漢武帝令霍去病與合騎將軍公孫敖共出北地郡(治馬領,今慶陽西北),兵分兩路攻打匈奴,霍去病則率軍向前深入,與公孫敖失去聯絡后,越過居延澤,到達祁連山(今南山),俘獲酋涂王,投降者二千五百人,斬殺三萬零二百人。捕獲五位小王和五個小王的母親、單于閼氏和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六十三人,而漢軍的損失不過十分之三。因此武帝加封五千戶食邑給霍去病。

    另一路公孫敖部因迷失方向未能參加作戰。為策應霍去病作戰,郎中令李廣、衛尉張騫率騎兵萬余,從右北平(郡治平剛,今遼寧凌源西北)出發,進擊左賢王。李廣率4000騎北進數百里,因張騫部未能按時出發,被左賢王4萬騎包圍,軍士皆恐慌,李廣命其子李敢率數十騎沖擊匈奴騎兵隊伍,以鼓舞士氣;并將騎兵列成圓陣御敵,匈奴進攻,則弓弩齊發。激戰終日,漢軍箭矢將盡,李廣手持強弩“大黃”,連續射殺匈奴裨將數人,緩解了匈奴的進攻。戰至次日,漢軍死傷過半,匈奴也傷亡很大。時張騫率萬騎趕到,左賢王解圍北撤,完成了牽制左賢王部的任務。

    此戰的失敗,使匈奴人非懼怕,他們悲傷地唱道:“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在河西之戰期間,漢武帝特地從京城送來一壇美酒,霍去病沒有獨自享用,而是將酒倒入泉水中,讓全軍將士飲用,后來,此泉就稱為酒泉,當地也就以泉命名。

    與諸將軍所率軍隊相比,霍去病軍隊的士兵、馬匹和武器裝備是經過挑選的,都好于諸將。這是他的軍隊取勝的關鍵。但他本人也敢深入敵人腹地作戰,常常跟精壯騎兵跑在大部隊前面。他的部隊似有天助,從沒有遇到過大危險。從此驃騎將軍霍去病越來越受漢武帝的寵信而顯貴,與大將軍衛青不相上下。

    同年秋,匈奴單于由于惱怒渾邪王屢次被漢軍打敗,損失幾萬人,單于發火,打算殺掉渾邪王。渾邪王和休屠王等商量想要投降漢朝,便派人先到漢邊境約期投降。大行令李息得到消息后立即報告漢武帝,武帝擔心他們利用詐降來偷襲,便派霍去病率軍前去迎接。霍去病領兵渡過黃河,與渾邪王遠近相望。渾邪王部將看到漢軍,許多人不想投降了,紛紛逃遁。霍去病飛馬跑進匈奴軍營與渾邪王相見,斬殺想逃跑的士兵八千人,又命渾邪王乘驛車去面見武帝,自己則率所降士兵數萬人,號稱十萬人,返回長安。

    他們到達長安,武帝用于賞賜的財物價值幾十萬。封渾邪王萬戶,為漯陰侯。封其裨王呼毒尼為下摩侯,檿庛為輝渠侯,禽黎為河綦侯,大當戶調雖為常樂侯。驃騎將軍霍去病又因不損失軍隊而使匈奴十萬軍民傾心歸服,被加封食邑一千七百戶。由于霍去病的這一勝利,使得河西一帶變得安定和平,漢減少了這一帶的駐防士兵。從此漢朝控制河西地區,打開了通向西域的通道。

    元狩四年(前117年),武帝為徹底消滅匈奴主力,決心利用匈奴認為漢軍無力越過大漠作戰之錯誤判斷,故而放松漠北防御之機,發眾兵打擊匈奴。命大將軍衛青和驃騎將軍霍去病各率五萬騎兵,另有步兵和運輸部隊共幾十萬人同擊匈奴。敢于力戰深入的士兵都隸屬于霍去病,軍需物資等與大將軍相同。

    漢軍原計劃全部由定襄出發北進,以霍去病攻單于主力。后從俘虜口供中得知單于在東部的錯誤消息,即改變原部署,衛青仍出定襄,霍去病則東出代郡(郡治代縣,今河北蔚縣東北代王城)。霍去病率部出塞,穿過大漠,北進2000余里,與左賢王部遭遇。經激戰,左賢王戰敗潰退。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以祭天,禪姑衍山(今蒙古肯特山北)以祭地,至瀚海(今俄羅斯之貝加爾湖)而還。共俘斬7萬余人。大將軍衛青也得勝而歸。

    霍去病此戰功勞遠勝于大將軍衛青。武帝因而宣布:“驃騎將軍霍去病率軍出征,親自率領所捕獲的匈奴勇士,輕裝前進。穿過大沙漠,涉水而擒獲單于近臣章渠,誅殺比車耆,轉攻左大將,奪取軍旗戰鼓。翻過離侯山,渡過弓閭水,捕獲屯頭王、韓王等三人,將軍、相國、當戶、都尉十三人,漢軍減員只有十分之三,并從敵人那里奪取了糧草,遠征軍隊的糧草卻不絕。劃五千八百戶食邑加封給驃騎將軍霍去病。”隨驃騎將軍務將及校尉都因功封侯獲食邑。后漢廷設大司馬職,衛青、霍去病同為大司馬,制定法令使驃騎將軍的俸祿與大將軍衛青一樣。從此以后,驃騎將軍霍去病的權勢日益顯貴,超過了大將軍,大將軍的熟人和門客多離去投到了霍去病府下。

    霍去病平時少言寡語,但膽氣內藏,敢做敢為。武帝想教他孫武、吳起的兵法。他說:“顧方略何如耳,不至學古兵法。”(《漢書·衛青霍去病傳》)武帝為他建造府第,讓他去看看,他卻回答:“匈奴未滅,無以家為”(《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漢書·衛青霍去病傳》為“匈奴不滅,無以家為也。”)因此深得武帝的寵愛。此句從此流傳千古,成為霍去病光輝一生的寫照。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卒。天子悲悼,舉國憑吊。武帝調發屬國鐵甲軍,列隊從長安直到茂陵,給他修墳墓,墓的外形象祁連山。給他定謚號,合并“武”和“廣地”兩層意思稱為景桓侯,哀榮無比。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旁邊,墓前的“馬踏匈奴”的石像,象征著他為國家立下的不朽功勛。

    點評:霍去病前后六次出擊匈奴,每戰皆勝,深得武帝信任。作戰勇猛,果敢深入。但因霍去病身為外戚,少年時候就受寵幸,伺侯于皇帝左右,貴寵慣了,身上有擺脫不掉的貴族積習,不關心體恤士兵。他率軍出征時,天子派給他的生活用品幾十車,回來時扔掉了許多剩余的米肉,可士兵卻有挨餓的。他在塞外時,士兵缺糧,有的人餓得要死,而驃騎將軍仍畫地為球場踢球。諸如此類的事情非常多。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