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规则
設本頁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文域名: 古今中外.com  英文域名:www.yuddyu.live  豐富實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庫
 

鄱陽湖之戰

    至正二十三年(宋龍鳳九年,1363年)七月,在朱元璋統一江南之戰中,朱元璋率軍在鄱陽湖(今江西鄱陽湖)擊敗陳友諒軍的著名水戰。

    是年二月,張士誠派呂珍軍圍攻小明王的最后據點安豐(治今安徽壽縣)。安豐糧盡援絕,劉福通戰死,安豐告急。朱元璋慮及到安豐系應天(今南京)屏障,救安豐就是保應天,遂于三月率兵渡江救安豐。三戰三捷,呂珍敗逃。陳友諒江州(今江西九江)兵敗后,伺機收復江西,乘朱元璋率主力往救安豐,江南空虛之機,于四月親率主力號稱60萬,水陸并進,于十一日圍攻洪都(今江西南昌)。占領吉安、臨江、無為州。洪都地處贛北平原,位于贛江下游,由贛江向北經鄱陽湖與長江相連,軍事地位甚為重要。為了進攻洪都,陳友諒特地制造了數百艘巨艦,外飾紅漆,艦高數丈,上下三層,每層都設置有上下相通的走馬棚,下層設板房作掩護。有櫓幾十只,櫓身裹以鐵皮。上下層住人,互相聽不見說話。(《續資治通鑒》卷二百十七)據傳,大的可載3000人,小的可載2000人。陳軍登陸后,即對洪都發起猛攻。朱元璋軍都督朱文正與參政鄧愈、元帥趙德勝、指揮薛顯、元帥牛海龍等諸將拒守各城門。陳友諒軍全力攻城,趙德勝、牛海龍等先后戰死,朱元璋軍傷亡慘重,但城中軍民死守洪都。洪都被圍累月,與外阻絕,消息不通。六月,朱文正派千戶張子明向朱元璋告急。

    朱元璋得報后,急命正在圍攻廬州(今安徽合肥)的右丞徐達、參知政事常遇春回師馳援,并于七月初六,親領帳前親軍指揮使馮國勝、同知樞密院事廖永忠、俞通海等,與之會合率舟師20萬,往救洪都。七月十七日,朱元璋率軍進至湖口(今江西湖口),為了把陳友諒困于鄱陽湖中,以便與之決戰,朱元璋派指揮戴德率部屯于涇江口(今安徽宿松南長江邊)。復以另一部屯南湖嘴(今江西湖口北),切斷陳友諒的歸路。同時派人調信州兵守武陽渡(今江西南昌東南)以防陳軍逃跑,朱元璋則親率舟師由松門(今江西都昌南),進入鄱陽湖。

    時陳友諒已圍洪都85天,久攻不下,士氣沮喪。得知朱元璋大軍來援,即于十九日撤洪都之圍,東出鄱陽湖迎戰,一十日,兩軍在康郎山(今江西鄱陽湖內康山)水域遭遇。陳軍“舟大,乘上流,鋒甚銳”。朱元璋告諭諸將說:“兩軍相搏勇者勝。友諒久圍洪都,今聞我師至而退兵迎戰,其勢必死斗,諸公當盡力,有進無退,剪滅此虜,正在今日。”諸將受命之后,均奮勇作戰。陳軍以巨艦列陣,迎戰朱軍。朱元璋對諸將說:“彼巨舟首尾連接,不利進退,可破也。”(《續資治通鑒》卷二百十七)于是,把水軍分成11隊(一說20隊),每隊配備大小火炮、火銃、火箭、火蒺藜、大小火槍、神機箭和弓弩等。并令各隊接近敵舟時,先發火器,再射弓弩,靠近敵船時則短兵格斗。

    七月二十一日,雙方主力開始交戰。朱元璋派徐達、常遇春、廖永忠等率軍進擊一時“呼聲動天地,矢鋒雨集,炮聲雷鞫,波濤起立,飛火照耀百里之內,水色盡赤,焚溺死者動一二萬”。激戰中徐達身先士卒,率部勇猛沖擊,擊敗陳友諒前軍,斃敵1500人,繳獲巨艦1艘,軍威大振。未幾,俞通海乘風發炮再敗陳友諒軍,焚毀陳友諒戰船20余艘,陳軍被殺及溺死者甚眾。朱元璋軍也傷亡慘重。這時,徐達座艦著火,陳軍乘機猛攻,幸賴朱元璋及時派艦支援,才將陳軍擊退。陳友諒軍驍將張定邊,為扭轉不利戰局,率部猛攻朱元璋所乘指揮船,指揮船規避時,忽然擱淺,陳軍乘機圍攻,朱軍士兵竭力抵抗,陳軍不能靠近。激戰中朱軍指揮韓成、元帥宋貴、陳兆先等相繼陣亡。危急中,常遇春射中張定邊,俞通海、廖永忠又以輕舟飛速來援,張定邊見朱軍來勢兇猛,引軍后退,朱元璋才得以脫險。廖永忠見張定邊后退,便率輕舟追擊,張定邊又一次中箭受傷。戰至日暮,雙方鳴金收兵。 朱元璋初戰獲勝之后,恐張士誠乘虛進襲后方,命大將徐達回應天坐鎮,以防不虞。

    二十二日,朱元璋親自布陣,準備決戰。陳友諒率全部巨艦出戰,聯舟布陣,旌旗樓櫓,望之如山。而朱軍舟小,不能仰攻,連戰三日均受挫。激戰中,右軍被迫后退,朱元璋連殺隊長10余人,仍不能止。這時,部將郭興向朱元璋說,并非將士不用命,而是由于舟小敵不過陳軍大艦,建議采用火攻。朱元璋采納了這一建議,乃命用7艘船滿載火藥,扎上草人,穿上甲胄,并持兵器,由勇士駕駛,偷襲陳軍。黃昏時,火船趁東北風逼近敵艦,順風縱火,風急火烈,撲入陳軍陣內,焚陳友諒巨艦數百艘,一時,烈焰飛騰,湖水盡赤,陳軍死傷過半。陳軍驍將、陳友諒之弟陳友仁、陳友貴及平章陳普略等均被燒死。朱元璋又乘勢揮軍猛攻,斃敵2000余人。朱軍也有損失,5名將領戰死。

    二十三日天明,雙方再一次交鋒。陳軍步步緊逼,四面圍攻朱元璋的坐艦。在此危急之時,親兵將領韓成換上朱元璋的冠服,偽裝成朱元璋,以迷惑敵軍。韓成更衣后,當著陳軍投水自溺。陳友諒以為朱元璋已死,便稍向后退軍。朱元璋乘機換乘他艦,剛換乘完畢,他的坐艦便中炮起火,朱元璋又一次幸免于難。

    二十四日,陳軍先頭部隊的戰船由于機動困難,遭到朱軍圍攻,全部被毀。朱軍俞通海、廖永忠、張興祖、趙庸等將領乘快船6艘,突入陳軍船隊,陳軍聯巨艦迎戰。這6條小船勢如蛟龍,縱橫馳騁,出沒于陳軍巨艦之間。朱軍見此情景,士氣大振,發起猛烈攻擊。雙方自清晨激戰至中午,陳軍終于不支,向后敗退,遺棄的兵器旗鼓,浮蔽湖面。陳友諒企圖退守鞋山(今江西湖口南大孤山),但出口已被朱軍扼住,只得收攏部隊,進行防御。當晚,朱元璋為控制長江水道,率軍移駐左蠡(今江西都昌西北),陳友諒也移泊渚磯(今江西星子南)。

    雙方相持三日,陳軍屢戰屢敗,形勢更加不利。陳軍左、右金吾將軍見大勢已去,相繼投降朱元璋,陳軍士氣更趨低落。朱元璋乘機致書陳友諒勸降,陳友諒為泄其憤,盡殺俘虜。而朱元璋則盡放俘虜,并醫傷悼死,以分化瓦解陳軍士氣。朱元璋判斷陳友諒可能突圍退入長江,乃移軍湖口,在長江南北兩岸設置木柵,并做火筏置于江中;又派兵奪取蘄州(治今湖北蘄春縣境)、興國,控制長江上流。經過一個多月的激戰,陳軍歸路被切斷,糧食奇缺,部隊饑疲。陳友諒無計可施,便于八月二十六日率樓船百余艘,冒死突圍,企圖經南湖嘴進入長江,退回武昌。陳軍行至湖口時,又陷入朱軍的包圍,朱軍乘機以舟船、火筏四面猛攻。陳軍一片混亂,爭先奔逃,又遭到涇江口朱軍伏兵截擊,陳友諒中箭而死,軍隊潰敗,平章陳榮于次日率殘部5萬余人投降,太尉張定邊同陳友諒子陳理逃回武昌。朱元璋獲得水戰勝利。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二月,朱元璋攻下武昌,陳理投降,朱元璋的勢力擴大到原陳友諒所屬的地區。

    點評:此戰,朱元璋和陳友諒為爭奪南部中國在鄱陽湖水域而進行的一次戰略決戰,在中國水戰爭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此戰前后歷時37天,其時間之長、規模之大,投入兵力、艦支之多、戰斗之激烈都是空前的。從雙方兵力對比來看,陳軍號稱60萬,朱軍僅有20萬;陳軍的戰船大多是新造的,形體高大,裝備精良,朱軍的戰船主要是收編和繳獲的,以小船居多,但機動靈活,進退自如。兩相比較,陳軍居優勢。但交戰的結果卻是朱軍以劣勢兵力戰勝了優勢兵力的陳軍。戰后,朱元璋在分析勝利的原因時指出,“陳友諒兵雖眾,人各一心,上下猜疑,矧(何況)用兵連年,數敗無功”,而我“以時動之師,威不振之虜,將士一心,人百其勇,如鳥鷙搏擊”,所以取勝。朱元璋取勝的另一個原因是,部署得當,指揮正確。朱元璋在進入湖口之初,就在武陽湖與鄱陽湖,長江與鄱陽湖各隘口,層層“派兵扼守,一則切斷陳軍歸路,二則限制陳軍兵力展開,阻止其發揮兵多艦大的優勢。然后,集中兵力,逐次打擊陳軍。陳軍戰船高大,穩性好,載兵多,可以居高臨下地打擊朱軍。但其致命弱點是機動性差,加之又聯舟布陣,這就更加“不利進退”了。朱軍船小,機動性好,便于靈活地打擊陳軍,但有仰攻困難,不耐沖擊,難于正面突防等弱點。針對這一情況,朱軍采取揚長避短,以長擊短的戰法,先是以分隊多路進攻,充分發揮火器作用,連續突擊陳軍,后又火攻破敵。在康郎山水域一戰,毀陳軍大艦數十艘,首戰告捷;湖口一戰又毀陳軍大艦數百艘,使陳軍大部就殲。成為中國水戰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役,為其統一江南,進而建立明王朝奠定了基礎,因而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

    陳友諒的失敗,首先是由戰略上的錯誤造成的。本來,朱元璋率主力北救小明王,造成應天空虛,這是戰略上的失著。如果陳友諒乘機以主力順流東下,直攻應天,朱元璋便會處于陳(友諒)、張(士誠)夾擊,進退失據的境地,形勢將發生有利于陳友諒的變化。可是,陳友諒卻沒有這樣做,而是把進攻矛頭指向小而堅的洪都城,致使數十萬水陸大軍被置于狹小地域,難以展開;且又沒有派兵扼守江湖要津,置后路于不顧,結果被朱元璋堵殲于鄱陽湖內。此外,陳友諒剛愎自用,暴躁多疑,內部分崩離析,士氣低落;指揮笨拙,戰法單一,聯舟布陣,機動困難等等,也都是陳友諒失敗的原因。

 

 

 

相關人物

 

相關文章

 

世界人物介紹,著名人物資料,企業家、名星、偉人、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個人資料

設本頁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聯系站長 | 按拼音檢索人物 | 現代人物分類索引 | 自助友情鏈接 | 新站登錄 |下載本站

備案序號 蜀ICP備05009253號  用戶登錄

欢乐升级怎么和朋友玩